2014年12月16日 星期二

誤闖墨西哥邊境的意外事件

一名二十六歲花旗退伍軍人安德魯‧戴摩達斯(Andrew Tahmooressi)因患有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註一),退役後從老家佛羅里達州(Florida)遷往加利福尼亞州(California)治病。

退伍軍人安德魯‧戴摩達斯 
 
 

戴摩達斯於三月三十一日晚上十時左右,驅車前往加利福尼亞州的聖思多羅(San Ysidro)拜訪朋友,途中不慎越過墨西哥(Mexico)的邊界,由於車上攜有軍用槍械而遭墨西哥海關扣押,並面臨法律訴訟。

國民持有槍械在墨西哥是遺法行為,因此戴摩達斯不小心越過墨西哥邊境以後,旋即被墨西哥海關拘留。戴摩達斯知道事態嚴重,立即致電花旗求助熱線911,可惜得來的結果是境外發生的事情,愛莫能助。他再致電母親,訴說因為不小心拐彎,越過了墨西哥的邊界,相信自己已經遇上麻煩的事情。 

戴摩達斯持有的軍用槍械

由於墨西哥的司法制度落後,戴摩達斯被扣押八個多小時,海關人員非法剝奪了他獲得翻譯、尋求律師和領事代表他的權利,他亦不能致電花旗國務院來代表他辯護,此舉令很多花旗國民感到憤慨和震驚,因為戴摩達斯的應有公民權利被無理奪去。此外,第一位為戴摩達斯辯護的律師亦沒有盡力在首九十六個小時內替他作出適切的辯護,故此錯失了爭取釋放戴摩達斯的機會。

正如戴摩達斯向母親所言,他真的惹上了麻煩。墨西哥總檢察長辦公室證實了戴摩達斯因攜帶軍用武器而遭逮捕,更面臨被墨西哥政府起訴。墨西哥政府將戴摩達斯收押在蒂華納(Tijuana)的拉梅薩(La Mesa)監獄,並等候五月二十八日審理案件。倘戴摩達斯罪名成立,他將面臨被監禁六至二十一年不等。

戴摩達斯的家人在他被捕以後,不斷在花旗各地舉行了集會,並接受媒體的採訪和發起白宮請願活動,務求徵得十萬個支持者的簽名來促請白宮協助解決事件。戴摩達斯的母親吉爾‧戴摩達斯(Jill Tahmooressi)為了兒子關押在墨西哥的事情疲於奔命,除了向各大媒體發表求助的訊息以外,還爭取機會前往獄中探望兒子。不過母親前往墨西哥監獄探望兒子的過程比她前往阿富汗探望兒子的經驗還要艱難,她被要求脫掉所有衣服,光著身子檢查,方可進入監獄探望兒子。不少國民質疑這一種特殊的檢查方法是否合理?

 
戴摩達斯的家人在各地舉行集會
 

與此同時,戴摩達斯更寫信給花旗眾議員鄧肯‧亨特(Duncan Hunter),信中說明他合法擁有這些槍械,並寫上「我是不小心將車開到墨西哥……請救我」的字句。亨特議員接獲信件以後,致函件予花旗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敦促他協助解決此事。亨特議員還去信墨西哥總檢察長,請他們盡速解決事件,加快訴訟程序,並在信中聲稱戴摩達斯沒有犯錯。

事件經過媒體曝光以後,引來很多國民關注案情的發展。有人懷疑戴摩達斯在車上攜有大量軍用槍械的動機,可是對於一個從戰役中患有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的退伍軍人來說,槍械無疑是保護生命的唯一工具,也許這不是人人可以明白的因由,但細心一想,它也不是難於理解的事情。

話雖戴摩達斯攜有槍械進入墨西哥邊境是遺反了當地的法律,可是情理上,他只不過是不諳加州的道路,車子轉錯方向而誤闖他國邊境而已,事件理應可以從輕發落,沒有需要長期扣押患病的犯人。

民間支持戴摩達斯的組織

戴摩達斯曾在阿富汗服役,退伍後因患有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致令他中途綴學,遷往加利福尼亞州尋求治療。不幸在治療期間,再一次面對突如其來的創傷,戴摩達斯的情緒和身體情況已處於極度危險狀態。奈何墨西哥的司法程序緩慢,戴摩達斯提堂聆訊以後,釋放消息仍然遙遙無期。

戴摩達斯正在墨西哥等候出庭聆訊

鑑於墨西哥的檢察機關沒有足夠的專業知識來處理患有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的犯人,因此應對戴摩達斯在獄中的情緒狀況是手足無措。在語言不通和種種誤解下,戴摩達斯常被獄卒毆打和折磨,致令他曾於獄中自殺,幸好獲救。犯人健康情況每況愈下,迫令檢察機關聘請了一位心理醫生來檢查戴摩達斯,心理醫生指出戴摩達斯應儘早回國治療病患,因為坐牢就是另一個新的創傷,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民間對於墨西哥政府無情扣押這一位因患有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的退伍軍人表示關注,各地紛紛組織起來抗議,並向白宮請願,謀求總統施以援手,以外交手段和法律程序來解決事情。雖然民間的關注壓力日漸沸騰,可惜奧巴馬卻遲遲不予以回應,致令不少評論批評他的冷漠無情。墨西哥檢察機關審理案件的過程依然緩慢,不少國民對於在墨西哥拘留已久的戴摩達斯健康表示十分憂慮。

國民批評奧巴馬對「戴摩達斯事件」表現冷漠無情

此外,民眾關注的另一重要議題就是墨西哥落後的法律制度,原來墨西哥是沒有設置陪審團,因此所有案件均由法官獨立裁決定罪,這也意味著戴摩達斯的審判結果完全操控於一位法官的手上。這一種落後的法律制度也是國民熱點討論的法制缺陷。

經過七個多月的搜證和聆訊,法官最終基於墨西哥不具備專業知識或設施來治療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犯人,在人道主義立場下決定釋放戴摩達斯回國。就這樣被拘留二百四十一天的戴摩達斯終於在十一月一日登上私人飛機,返回佛羅里達州的老家,與家人重聚。

 
戴摩達斯回家了
 
戴摩達斯回國後接受媒體訪問

一個是不小心,一個是固執辨事,「戴摩達斯事件」(註二)不單破壞了兩國人民的感情更間接影響了兩國之間的貿易往來,並嚴重打擊了墨西哥的旅遊事業。事件亦揭示了墨西哥法律制度的落伍,相信對於素來被國民視為「退休天堂」的墨西哥來說,將有很深遠的影響,對墨西哥的經濟發展可能會是一個嚴峻的考驗。



後記:

戴摩達斯回國後,正在老家休養。他接受媒體的訪問時,面容雖有點疲倦,但卻平和地講述事件的經過。但願惡夢已過,叮噹貓在這兒祝福戴摩達斯在上帝奇妙的恩典裡早日康復。

註一:

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又譯為創傷後壓力症或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創傷後精神緊張性障礙或創傷後壓力失調等等。指人在遭遇或對抗重大壓力後,其心理狀態產生失調之後遺症。

這些經驗包括生命遇到威脅、嚴重物理性傷害、身體或心靈上的脅迫。有時候被稱之為創傷後壓力反應(post-traumatic stress reaction)來強調這個現象乃是經驗創傷所產生之合理結果,而非病患心理狀態本質有問題。

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的主要症狀包括惡夢、性格大變、情感解離、麻木感(情感上的禁欲或疏離感)、失眠、逃避會引發創傷回憶的事物、易怒、過度警覺、失憶和易受驚嚇。

造成這些症狀的經驗包括以下的情況:

孩童時期遭受身體或心理上的虐待
經歷性侵害
戰爭和打鬥(常稱為戰鬥壓力反應(combat stress reaction))
暴力攻擊
嚴重的車禍和意外事件
目睹親人、愛人等關係親近者的突然死亡
自然災難,如地震、海嘯等等
難產
校園霸凌


註二:


原來「戴摩達斯事件」不是唯一的獨立事件。早於二零一二年,前海軍陸戰隊員喬恩‧含馬(Jon Hammar)和他的朋友前往衝浪途中,越過德克薩斯州(Texas)的布朗斯維爾(Brownsville)墨西哥邊境檢查站,也因著他帶有一支古董獵槍而被逮捕。

喬恩的母親奧利維亞‧含馬(Olivia Hammar)在接受媒體電話採訪時說,雖然兒子在出發前已向花旗海關和邊境保護代理登記了他的武器,但他還是被逮捕,並被關押超過三個月。

她表示,如果花旗國務院還沒採取任何行動,唯一的辦法是透過媒體引起公眾廣泛的注意,進而以公眾的力量對國務院施壓,她的兒子就是因為媒體報導而被釋放。




http://dingdongcat.blogspot.com/  謝謝大家喜歡叮噹的小窩

6 則留言:

  1. 祝福戴摩達斯回國後,早日康復,回復正常生活!

    回覆刪除
    回覆
    1. kam:我也祝福戴摩達斯早日康復,聞得他拍拖了,是開心的事!!

      刪除
  2. 睇完我有兩個問題
    1. 退役後點解可以擁有軍用槍械o既?
    2. 車子轉錯方向誤闖他國邊境>> 乜邊境冇圍欄架? 咁咪好易偷渡入花旗國囉??

    回覆刪除
    回覆
    1. Wien:謝謝你的留言,希望我能以有限的認知來答覆你的問題
      1.美國攞牌便可以買槍,因此軍用槍械也可以買到,不過是否要特別申請就不知道啦,他是退役軍人,可能有d credit 可以買到軍用槍械
      2.美國就係咁,不是所有邊境有圍欄,尤其是加州,民主黨勢力下係不設圍欄,因此近十年從中美州來的非法移民超過幾千萬,我早前也有發文講過。那些極左的民主人士常講人權,所以邊境加建圍欄一直爭拗不已!

      刪除
  3. 叮噹貓,但願安德魯‧戴摩達斯能早日治好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

    回覆刪除
    回覆
    1. Andrew:我想大家對他的祝願都是一樣,希望他早日治好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就好了!

      刪除

歡迎光臨花旗小窩,謝謝你的留言賜教,
欲想以電郵收到留言回覆,請按「通知我」!

請尊重知識版權,嚴禁盜用。如欲引用小窩的文章和照片,務請列明出處,多謝合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