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5日 星期五

沒完沒了的種族紛爭(上)

近日鬧得花旗滿城風雨的「弗格森槍擊事件」,相信大家早在媒體報道裡略聞一二了。這一宗白人警察開槍擊斃黑人青年的悲劇發生於今年夏天,事件除了引發當地大規模抗議活動之外,抗議者與警察之間的對抗更釀成很多騷亂,嚴重破壞了社會的安寧。潛藏已久的種族紛爭更在一夜之間升溫,導致事件一發不可收拾。

白人警員和黑人青年

八月九日,一位並不逮屬於弗格森市(Ferguson)的警員達倫‧威爾遜(Darren Wilson)剛巧義務到了這一個小區協助救援一名嬰兒。任務完成以後,他便驅車離去。路上,警員碰見一名身材魁梧的非裔青年邁克爾‧布朗(Michael Brown)正在車道行走,形跡可疑,於是趨前查問。

 
店鋪內的錄影機拍下黑人青年搶劫和推撞店主的情況

原來黑人青年恰巧在附近犯案,搶劫店鋪後正離開現場。黑人青年見東窗事發,不但了無悔意,更以重拳襲擊這一位跨區工作的白人警員,糾纏期間,青年更試圖拔去警員的配槍。警員在危急的情況下,拔槍自衛,青年身中六槍死亡,其中致命兩槍是在頭部。這一個巧合的遇上帶來了無情的悲劇,完全改寫了兩人的生命。

 
白人警員受傷照片

槍擊案件發生以後,當地黑人民眾旋即爆發了大規模的抗議行動,其他州郡前來聲援的黑人更在市內大肆破壞,期間出現了多番打砸和搶劫的暴力行為,面對幾近失控的事態,密蘇里州(Missouri)州長傑伊‧尼克遜(Jay Nixon)宣布弗格森地區進入緊急狀態,實行宵禁,並派駐國民警衛隊(National Guard)維持秩序。

 
 
民眾的抗議行動
 
店鋪被暴徒大肆破壞後的景況
 
國民警衛隊進駐維持秩序

正在度假的總統奧巴馬在事件發生後五天,高調承諾跟進調查工作,並要求民眾克制,可惜未能有效平息正在燃燒的民怨。隨著事態進一步升級,奧巴馬中斷休假回白宮處理事件,他指示黑人司法部長埃里克‧霍爾德(Eric Holder)前往弗格森市出席被槍殺黑人青年的葬禮,欲借此平息騷亂,未果。

事件擾擾攘攘接近三個月,各他民眾起來抗議警察濫用武力的聲音鬧得越來越大,種族之間的紛爭更在一小撮黑人政客的興風作浪下,無情地燃燒起來。好些黑人穆斯林領袖更公開向信徒發出殺害白人來爭取公平對待的言論,被鼓動的民情叫人不寒而慄。由於警方一直保持緘默,沒有向公眾披露案情,故此民間亦誘發了很多不公正的討論,種族歧視更成為這一次事件中不可廻避的焦點。

儘管各大媒體在「弗格森槍擊事件」中盡量避免使用帶有種族歧視的語言來報道事實,可惜白人警察槍殺黑人青年的事件持續升溫,所牽出的軒然大波已經迅速蔓延全國,各地的抗議行動此起彼落。

 
 
 
國內不同地方聲援事件的抗議活動

是的,種族問題由來已久,從前農業社會下的花旗,欠缺勞動人口,遂有非洲黑人被賣至花旗為奴,黑奴遇上壞的奴隸主,生活當然苦不堪言,可是黑奴碰上好的主人也是屢見不鮮的故事。可惜世人只愛記錄壞的事情來評價歷史,因此好的部份往往被遺忘或刪掉。

此外,請不要忘記那些大地主永遠被人們形容成為大壞蛋,而農民工人則永遠被描繪成為弱小的受害者,這些例子不是在歷史裡俯拾皆是嗎?可是又有多少人兒會記取那些無良工人侵吞主人財產的惡行呢?世人從來就是如此不公平地看待歷史。

也許買賣黑奴是花旗毫不光彩的歷史,可是世上享有奴隸制度的國家比比皆是,為何總要針對花旗的奴隸制度呢?歷史記載,當年花旗買賣的奴隸並非只有非洲黑人,其中也有來自歐洲的白人,因此生活在花旗的黑人又何須妄自菲薄,自慚形穢來當一個失敗的受害者呢?

歷史告訴我們,花旗人為了解放黑奴而引發了南北戰爭。四年內戰,為的是黑奴的福祉,試問世上有那幾個民族會為了奴隸的利益而奮勇作戰呢?結果,北方戰勝南方,最後共和黨總統林肯在一八六三年簽署了「解放黑奴宣言」,奴隸制度正式在花旗結束。一百五十多年後,被解放的黑人依然在這些歷史裡掙扎,口裡雖然高呼不再是奴隸,可是心裡卻仍被歷史所綁縛,不能得著釋放。

 
總統林肯的「解放黑奴宣言」
生活在旗的黑奴

這邊廂白人為了彌補過去對黑人的缺欠,設法提供許多福利來幫助黑人自力更新,好擺脫奴隸的生活。一個半世紀過去了,黑人在花旗能享有的福利遠比白人多,正因如此,愛變成害,很多受惠福利保障下的黑人漸漸變得好逸惡勞,不但沒有好好接受教育,而且終日惹是生非,成為低階層和高犯罪率的民族。好些黑人更自怨自艾下,常常利用種族歧視作為爭取利益的武器。

事實上,白人警察槍殺非裔人士所引起的社會爭議,我們時有聽聞,只是從爭議中折射出來的種族歧視仍然是一個既敏感又棘手的議題。據不少研究報告顯示,花旗黑人男子的人口中,大約有一半人在二十三歲前至少遭受警方拘捕一次,二零一二年更記錄了黑人男子遭監禁的機率是白人男子的六倍。由此可見,非裔人士在花旗的犯罪率長期處於高位。惡性循環影響下,低階層而高犯罪率的黑人在社會中的地位更形低落。這一種沿自歷史遺留下來的自卑,正正就是許多黑人一直背負的包袱,自我製造「歧視」不過是一種抗衡自卑的慢性毒藥而已,對任何人也沒有好處。

在這一種充滿創傷的背境下,種族問題就像一道傷疤。傷疤一旦被揭開了,就無法癒合,就是奧巴馬作為花旗第一位黑人總統,他在弗格森槍擊事件中也顯得束手無策,軟弱無力。


待續……

   http://dingdongcat.blogspot.com/  謝謝大家喜歡叮噹的小窩

8 則留言:

  1. 回覆
    1. Wien:很多人也有這樣想法,這也是我在下一篇會分享的話題。謝謝你!

      刪除
  2. 叮噹貓,美國種族問題永遠不能解決.

    回覆刪除
    回覆
    1. Andrew:是的,種族問題是很深層次的難題,好覆雜!

      刪除
  3. 香港近期也熱播這段新聞呢!唉…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小草:種族問題好覆雜,悲劇一宗!

      刪除

歡迎光臨花旗小窩,謝謝你的留言賜教,
欲想以電郵收到留言回覆,請按「通知我」!

請尊重知識版權,嚴禁盜用。如欲引用小窩的文章和照片,務請列明出處,多謝合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