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8日 星期四

酷刑報告的背後故事

近日花旗國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發佈了一份調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CIA)不仁道對待囚犯的「酷刑報告」摘要,摘要只披露了6200頁完整告中的480頁內容。內容透露了911事件以後,中情局人員對被關押的恐怖組織犯人濫用酷刑審訊的細節,酷刑審訊包括以剝奪睡眠、水刑、禁閉等等來威嚇犯人來套取情報。


 
中央情報局

告發表後引起全球嘩然,譴責聲浪滔滔不絕。不少歐洲元首和媒體不單對事件表示關注,更以「西方之辱」來形容花旗對待犯人的行為。事實上,花旗虐囚的醜聞早已在民間曝光,國民亦時有所聞,只是未有經官方承認而已。今回官方首次披露中情局使用酷刑的細節,無疑是打擊了國民的愛國心,肯定對國家聲譽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八十一歲的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戴安娜‧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是極左的民主黨人。自民主黨總統上任後,參議院在民主黨執掌下,她通過了四千萬美元的撥款,歷時六年來完成調查中情局對待犯人不仁道的行為。早於今年四月,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已計劃公開報告,然而在種種阻力下,報告一直被束之高閣。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戴安娜‧范斯坦

范斯坦在參議院聽證會上指責中情局的酷刑令人毛骨悚然,聲稱必須將這一份報告對外公佈。最後參議院情報委員會選擇在十二月九日,聯合國「世界人權日」前一天公佈中央情報局的「酷刑」調報告。姑勿論民主黨人有意在國內製造紛亂或是具有其他的政治目的,可是事件已經引起全球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報告發佈以後,中情局局長約翰‧布里南(John Brennan不得不召開記者會來闡明種種觀點。今年五十九的布里南在這一項備受爭議的行動計劃初期,不過是中情局副執行主任而已。如今他已沒有監管這個項目,也不是該項目指揮系統中的要員。布里南承認他們確實沒有對一些有失職行為的官員採取行動,不過他表態聲稱911事件發生後,布殊政府為避免恐怖襲擊繼續發生而做出了痛苦的決定。人們將永遠無法知道,沒有刑訊,是否能更有效獲取情報?

中情局局長約翰‧布里南

布倫南亦承認在獲取情報的工作中存在失誤,但否認中情局在審訊恐怖組織犯人一事上欺騙白宮、司法部和國會。他堅稱「強化審訊的技術」確實有助於獲取挫敗恐怖襲擊和逮捕恐怖分子的情報。布里南亦重申相關報告容只涉及中情局情報人員越權行事的個別案例,他表示這種行為令人感到遺憾和厭惡,並解釋中情局並不是「完美的機構」。布里南對現任總統奧巴馬於二零零九年停止使用刑訊逼供項目的做法表示讚賞。

不過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對中情局局長布倫南所稱的審訊效果一一予以否認。報告說明中情局對恐怖分子的審訊管理混亂,強化審訊根本不是獲取準確情報的有效途徑。情報委員會主席范斯坦更指出, 沒有跡象表明刑訊逼供的做法制止了襲擊事件的發生,這些做法也沒有導致恐怖分子落網或能拯救人們的生命。她呼籲中情局必須制定新的法規,不然總統奧巴馬的刑訊逼供禁令就有可能被取消。

此外,面對民主黨的情報委員會指責,前任總統喬治‧布殊(George Bush)和多位前中情局高官均表示強烈反對。布殊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無論這一份報告如何描繪中情局,那些在中情局工作的人員都是愛國者,污蔑他們的貢獻是大錯特錯的行為。中情局局長邁克爾‧海登(Michael Hayden)否認關於中情局欺騙白宮的指控,他聲稱報告沒有主動諮詢中情局參與相關事情的人員,中情局人員彷彿在缺席的狀態下被審判了。他擔憂報告內容將被敵人利用,成為攻擊海外國民和花旗設施的藉口。


前任總統喬治‧布殊
中情局局長邁克爾‧海登

當然另一邊廂的民主黨白宮領導人卻強烈支持公佈這一份報告的決心,並以此彰顯花旗的價,確保這樣的事情永不會再發生。不過白宮發言人仍然擔憂報告細節的曝光會引發全球各地的責難,亦有可能給花旗設施和海外公民帶來較大的風險,因此政府已經保持謹慎態度,確保全球各地的外交使館採取了適當的安全防範措施。

誠然最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就是花旗自揭蒼疤的勇氣,話雖虐囚事件是不道德和不光采,可是面對911空前災難三千多人被掩埋在廢墟裡,政府對應前來襲擊的恐怖組織認知不多,因此在捍衛國土安全下,不得不以「非一般手段」來獲取敵人的情報。此等保衛國家安全的強硬態度與民主黨的大同世界剛好相反,民主黨督信以仁義道德來善待敵人,期盼敵人知恩圖報,好與花旗合作,天下便能得享太平。可惜事與願違,敵人就是敵人,在他們的眼中,花非去掉不可,因此在這些不利的背境下,從敵人身上獲取有利的情報就顯得格外重要了。

儘管國內不斷有揭露個別虐囚事件,個別案例亦遭審判定罪,可是總體上的追究仍然是輕描淡寫。因為民眾知道虐囚事件不過是個別例子,情報人員以刑訊逼供犯人也是為了保障國家和人民的安危。

不過有分析指出虐囚醜聞急於在此時發佈,是民主黨政府在議會選舉中慘敗後的一次政治報復。事因勢的奧巴馬政府在十一月份中期選舉中大敗,共和黨一舉奪得了參、眾兩院的大多數席位,讓奧巴馬在餘下任期,徹底成為了「跛鴨」。奧巴馬政府為了回擊共和黨在國家安全問題上對民主黨的攻擊,一方面展現了自己捍衛花旗利益的強硬態度,另一方面則翻起前布殊政府的酷刑舊賬,借此加強選民關注共和黨對花旗基本價的侵害。

由於奧巴馬的軟弱和混亂表現,共和黨在下屆總統選舉中將處於較有利的位置,因此醜聞的爆發亦是民主黨為二零一六年總統選舉所做的佈局。有傳前任總統的弟弟傑布‧布殊(Jeb Bush)可能成為共和黨的候選人。因此揭露酷刑醜聞,既可打挫布殊家族和阻撓傑布的競選,還有清算「酷刑」亦有利於民主黨爭取阿拉伯裔和伊斯蘭教派選民的支持。

布殊家族
傑布‧布殊

在討論酷刑報告是否遺反人權,又或是責這些不道德的行為都不是發表報告的重心所在,因為大家心裡明白,那一個國家沒有刑訊逼供犯人的事件呢?可是不以嚴刑逼供,善待敵人,或向惡勢力施以友善和憐憫,是否就能化干戈為玉帛呢?這些都不是我們能輕易理解和明白的事情。可是政客若利用酷刑真相來打擊異己,破壞社會安寧,製造世界混亂,此等惡行可能比向犯人施以酷刑逼供更令人痛心和難過!



後記:

事件發生以後,國內和國外有不少輿論批評花旗在處理人權上的「雙重標準」。是的,這是不爭的事實,花旗人是有很多雙重的標準,可是我們必須明白雙重標準是源自人兒本來就是不公平的個體,人們竭力達成公允平等對待別人都只能在某些條件或原則下成就的事情。因此在不同情況下,我們如何持平待人對事就顯得格外困難了。

不過有一點值得深思的是旗人勇於面對自己的錯誤,就公開「酷刑報告」摘要的事件來說,姑勿論發表告背後的動機是什麼,可是世上那有一個民族會把國家的錯誤公開無遺,然後承受世人的責難呢?這一種勇於糾正錯誤的態度是不是該予以欣賞呢?

不同理念下,我們會面對很多矛盾和不同標準的出現,正因著雙重標準常常出現,我們可以大膽討論,予以更正,這也是花旗人最可貴的自由精神。


    http://dingdongcat.blogspot.com/  謝謝大家喜歡叮噹的小窩

2 則留言:

  1. 叮噹貓,美國常常有相重標準.

    回覆刪除
    回覆
    1. Andrew:是的,美國常常有雙重標準,因為我們有著人的軟弱,既不公平但又要求公平。不同理念下,人自然有很多矛盾和標準出現,只是美國是自由的地方,固此雙重標準常常出現,我們可以討論也可以糾正,這也是最可貴的地方。

      刪除

歡迎光臨花旗小窩,謝謝你的留言賜教,
欲想以電郵收到留言回覆,請按「通知我」!

請尊重知識版權,嚴禁盜用。如欲引用小窩的文章和照片,務請列明出處,多謝合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