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

種族矛盾與警民衝突

自奧巴馬當上花旗總統以後,種族問題不單沒被改善過來,反之因種族而來的衝突越演越烈,嚴重威脅國家的安寧。事實上,花旗因歷史遺留下來的種族紛爭已經是一個複雜的社會問題,如今人們更將衝突擴大,把問題伸延至警民關係之上,致令矛盾加劇,社會永無寧日。

一八六二年,總統林肯發表宣言解放黑奴,黑人得享自由。可惜時移世逆,一百五十多年後的今天,種族矛盾仍舊是社會難以解決的問題,白人和黑人並沒有因為時代進步而減低彼此之間的衝突,相反種族主義更常被政客利用成為增加選票的工具,因此種族的紛爭依然沒完沒了。

六十年代,正值花旗處於幽暗時期,外憂內患下,不少極左的民主派政客成功推動聯邦政府通過了很多對國家沒有好處的法案,其中一項便是大幅度給予黑人多種福利優惠。這些看似是慈惠的扶貧政策漸漸令黑人好逸惡勞,游手好閒,經常惹是生非,成為高犯罪率的民族。也許這些從政策衍生出來的惡果正正就是政客們期待的社會問題,因為社會不太平,政客才有用武之地。

好了,警方為了維持地區的治安,較多關注高犯罪率的民族本是無可厚非的事情。黑人社區罪案頻生,警員巡查可疑黑人也是天經地義,合情合理的做法,可惜不少激進派卻以此大造文章,經常借題發揮,打著種族的牌子來煽動民情,借紛爭來鞏固一己的利益。

遺憾的是低教育水平的黑人不分青紅皂白,誤信政客的謊言,甘願以身試法,到處破壞社會秩序來爭取公平的對待。如此不理性的行為,不單傷害了民族之間的感情,更損害了國家的利益。試問國民不能團結一起,國家怎能富強起來呢?

姑勿論政客打著什麼口號來為民請命,倘民眾欠缺智慧來分辨是非真偽,很容易便落入政客的圈套,淪為爭取權力的工具。早前媒體報道西岸加尼福尼亞州的一個小女童團體,名叫激進布朗尼(Radical brownies),就是被激進派操控和利用的明顯例子。「激進布朗尼」與傳統的女童軍架構相似,不過女童聚在一起的活動不是做做手工又或是學習厨事烹調,反之被引導如何以行動來爭取種族平等。此外,反對警察針對黑人更是組織教育女童的目標。

 
激進女童團體
 

這些心智還未成熟的孩子,在成人誤導下深信黑人在社會裡的權利被剝削,因此必須以激進的行動來爭取平權。叮噹貓看著這一群幼小的女童被政客的謊言所催眠,心裡特別難過。心裡悠悠想起去年十二月在紐約市發生的一宗悲劇,兩位值班警員被一位黑人青年槍殺殉職。如此激進的報復行為,不就是思想被荼毒的活生生例子嗎?

 
 
 
悲劇案發現場
  
兩位遇害警員和槍手
 
警察同胞向兩位遇害警員致最後敬禮
警員在案發現場獻花

警察的責任是維持治安,保障社會的安寧,一旦有人遺反法規,警察便須執行職務來保障公眾的安全。警員的執法權力是政府所賦予,人民必須予以尊重。可惜極左的民主黨人,新任紐約市市長比爾‧白思豪(Bill de Blasio)卻常常公開發言表達反對紐約市警察過份巡查黑人的言論,意即對警察部門投下了不支持和不信任的聲音。身為白人的比爾還經常提醒他與黑人妻子所生的混血兒子,小心白人警察的無理巡查。

新任紐約市市長比爾‧白思豪
 
市長與黑人妻子所生的混血兒子和女兒
紐約市市長與一位經常打著種族主義來煽動民情的政客特別親近

紐約市市長經常公開評論警察歧視黑人的言論導至警察部門與市長關係特別緊張。值班警員槍殺死亡悲劇發生後,警察部門歸究事件發生的原因是市長常常發表推波助瀾的言論所致,因此眾多警員在兩位同胞舉殯當天,背向市長發言,以行動表示他們的抗議聲音。試問一個城市的首長得不到警察部門的支持,他如何能成功管理地區的秩序,保障居民的生活呢?

紐約市市長和警察部門主管在悲劇發生後發言
 
眾多警員在兩位同胞舉殯當天,背向市長發言表示抗議
諷刺紐約市市長的漫畫

最近聞得有一些極左的民主派人士倡議反種族歧視的言論,建議警方在調查案件的時候,不得向投案人士查問疑犯的種族,以免觸犯種族歧視。此等言論是自大還是無知,叮噹貓不願深究討論,不過花旗是一個多元民族的國家,倘不能得知犯人的種族、膚色和高度等等特徵,警方如何能迅速破案?人們生活如何得到保障呢?


歧視不是我們喜歡的生活態度,可是在爭取公平對待以先,人兒必須先學會尊重自己和愛惜別人。人們若能在彼此敬重下生活,相信因種族而來的紛爭與矛盾必能迎刃而解,一掃而空,沒有歧視的生活將不遠矣!



God  Bless America!


  http://dingdongcat.blogspot.com/  謝謝大家喜歡叮噹的小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光臨花旗小窩,謝謝你的留言賜教,
欲想以電郵收到留言回覆,請按「通知我」!

請尊重知識版權,嚴禁盜用。如欲引用小窩的文章和照片,務請列明出處,多謝合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