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6日 星期五

「民族主義(Nationalism)」與「全球化(Globalism)」


二零一八年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再次在瑞士(Switzerland)達沃斯(Davos)舉行。花旗總統特朗普(Trump)飛抵達沃斯,並在論壇上發表演說。特朗普繼前任總統克林頓(Clinton)於二零零零年出席論壇以後,他是第二位代表國家出席達沃斯論壇的總統。

 
 
二零一八年世界經濟論壇
 
 
瑞士(Switzerland)達沃斯(Davos

總統特朗普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旋即成為新聞焦點,還成為很多反對人士抗爭的對象。不少時事評論員更對特朗普出席經濟論壇感到非常意外,因為他不是一位主張「全球一體化(Globalization)」的商人和總統,故此很多人在揣測他出席論壇的動機。

總統特朗普出席世界經濟論壇

自新總統上任後,他分別宣佈退出《跨太平洋貿易夥伴協議(Trans Pacific Trade Partnership Agreement)》和《巴黎氣候變化協議(Paris climate change agreement)》,並重新安排與加拿大和墨西哥談判《北美貿易自由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條款,這些有利本地經濟發展的行動讓外界擔憂花旗正在實現「孤立主義(Isolationism)」又或是「單邊主義(Unilateralism)」。因此總統特朗普前往達沃斯出席論壇,成了世界關注的焦點。

事實上,特朗普出席達沃斯論壇可謂任重而道遠,他聲言帶著「和平與繁榮(Peace and prosperity)」出席活動,並通過發表演說來推動「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的議程,尋求花旗與盟國之間建立公平的對等貿易。特朗普期望為達沃斯論壇帶來更有利的貿易協議,並呼籲各國企業前來花旗投資。

花旗財政部部長史蒂夫‧姆欽(Steve Mnuchin)在達沃斯新聞發佈會中發言澄清「花旗優先並非孤立花旗(America first not America alone )」。「花旗優先」策略並不如外界質疑是國家保護主義,反之花旗強調與其它世界地區一起合作發展經濟。他又重申「花旗優先」是特朗普總統為國家及國民爭取利益的政策,這跟其他國家領導人對自己的國民和國家爭取利益沒有什麼分別。

花旗財政部部長史蒂夫‧姆欽(Steve Mnuchin

姆欽更表示特朗普政府堅持雙邊貿易,信奉自由公平貿易的原則,但要確保貿易對花旗帶來公平的機會。他又說明當今總統首要任務是推動國內的經濟發展,正如聯邦政府剛剛通過不久的減稅政策便為花旗經濟起了振興的作用,致令許多企業將資金回流花旗發展,稅改優惠下,企業不單向員工發放大量獎金,還為企業提供了公平競爭的環境。花旗經濟增長將有利帶動世界各地的經濟發展。

或許只主張振興本土經濟發展的理念會被人揶揄為不合時宜的思想,與當今火熱流行的「全球化」理念落後十萬九千里,不過「全球化」的好處又是否像學者、企業家和政治家所形容的那麼美好?

宏觀地看「全球化」不僅是一個現代概念,它更將國與國之間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交流連繫起來,這無疑是一個美好而理想的國度,只是人心有詐,在實踐大同世界的同時,走出來混水摸魚的人多的是。先不說在協商過程中兼顧和平衡各國利益的事情,就是確立制度和授權建立管理人都不過是多提供一個給掌權者詐取利益的機會。君不見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便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例子了。歐洲各國為了實現一體化的自由貿易,不單統一貨幣,更免除關稅,開放了原料和商品的自由市場。成員國聽命設在比利時(Belgium)布魯塞爾(Brussels)的最高組織,也就是歐盟總部。

歐盟設在比利時(Belgium)布魯塞爾(Brussels)的總部

縱使自由市場曾經為成員國帶來不少的好處,可惜歐洲聯盟已經不再單純地為了自由貿易而結盟,它的實體轉變成為經濟及政治聯盟,意即總部操控了各國的政治取向和民生發展,換言之,歐洲各國已成了一個超級組織,不再是獨立國家了。

的而且確,「全球一體化」能讓國與國之間的貿易比從前自由方便,可是盟國之間的貿易總得有人管理,結果管理人成為大贏家,權力日益坐大,最後凌駕和操控了各國的政治和經濟命脈,成為超級大組織。在「全球一體化」的熱潮推動下,這一個大勢力更朝著獨攬全球政治和經濟的方向前進。

今天特朗普鼓吹的「民族主義(Nationalism)」正好與「全球化(Globalism)」背道而馳,他當然得不到在一體化下獲利的知識份子、政客和企業家所支持,組織反對者起來攻擊他是必然的後果。不過地上多年實踐「全球化」,歐盟的成與敗已給世人送上成績單,是好還是壞,大家心中有數,也不用多著筆墨來解說了。

反對者起來攻擊特朗普和資本主義

然而特朗普不懼任何反對之聲,勇於向世人揭示謀權人士不過是借「全球一體化」來圖利,他呼籲和鼓勵各國領袖理應為自己的國民謀求最大的幸福,發展本土經濟,在公平原則和平等機會下進行貿易,這樣活在地上的人類才會得著最大的福祉。



世界經濟論壇小資料: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簡稱WEF)成立於1971年,是一個以基金會形式成立的非牟利組織。組織總部設在瑞士(Switzerland)日內瓦(Geneva)科洛尼(Cologn)。每年於瑞士滑雪勝地達沃斯(Davos)舉辦年會,故此論壇又被稱為達沃斯論壇(Davos Economic Forum)。歷次論壇均聚集全球工商、政治、學術和媒體等領域的頂尖人物參與討論,討論項目為世界面臨的緊急議題。


「全球化」小資料:

「全球化(Globalism)」的概念始於二零零零年。隨著「全球化」概念漸漸流行,各國政府決策者、政黨領袖、工商界、學術界、工會領袖以至大眾傳媒無一不談「全球化」的影響及其如何改變現代人的生活。學術界又將「全球化」劃分為三大領域,分別是經濟全球化,政治全球化和文化全球化。

許多人視過去二十年國際貿易及投資增長為「全球化」的成果。「全球化」正在推倒各國疆界,使全球市場一體化。有些人更把「全球化」比喻為「地球村(Global village)」。不過對於「全球化」的成敗評論仍是見仁見智的解說,還沒有一個共識。


「全球一體化」小資料:

「全球一體化(Globalization)」是根據參予國家的具體情況、條件以及他們的目標要求,分別呈現「自由貿易」、「關稅同盟」、「共同市場」和「經濟聯盟」四種不同階段模式。

「自由貿易」是指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的國家在進行貿易期間,成員國互相免徵關稅和取消其他貿易限制。

「關稅同盟」是指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國家為了取消徵收彼此之間的關稅,又或各種因貿易而產生的壁壘,為此共同建立對外關稅而締結同盟的協定。同盟國家的商品在自由競爭下,可自由流通進行貿易。「關稅同盟」的定義比「自由貿易」在實踐「全球一體化」更進一步。

「共同市場」是在「關稅同盟」的基礎上實現生產要素的自由流動,在同盟內建立關稅,貿易和市場一體化,使其完全實現「經濟聯盟」。

「經濟聯盟」是經濟一體化的終極發展目標和最高形式。它要求成員國在實現關稅,貿易和市場一體化的基礎上,建立一個超國家的管理機構,在國際經濟決策中採取同一立場,行使統一的貨幣制度和組建統一的銀行機構,進而在經濟、財政、貨幣、關稅、貿易和市場等等各個層面實現全面的經濟一體化。



            謝謝大家喜歡叮噹的小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光臨花旗小窩,謝謝你的留言賜教,
欲想以電郵收到留言回覆,請按「通知我」!

請尊重知識版權,嚴禁盜用。如欲引用小窩的文章和照片,務請列明出處,多謝合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