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9日 星期四

民族之死:我們能否第二次拯救花旗國?(Death of a Nation: Can We Save America a Second Time? )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自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中擊敗希拉莉‧克林頓(Hillary Clinton)成功入住白宮以後,民主黨及其支持者不單無法接受希拉莉在大選中挫敗的事實,更不能面對民主黨的勢力從此拱手送與共和黨,因此一年多以來,民主黨人不斷在民間製造分裂,銳意削弱特朗普政府的施政能力。

事實上,兩個理念全不相同的政黨能和平移交權力,本身已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因為一個當權政黨無條件地將權力交予反對黨,除了意味著失去勢力之外,還要面對自己一敗塗地的困局。從這一個角度去思考,我們不難理解民主黨及其支持者接近瘋狂的原因。

在瘋狂的情緒下,民主黨人用盡了各種卑劣的手法來打壓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這些不仁行為不單叫人髮指,更教人氣憤不已。不斷製造分裂活動和不停抹黑政敵是民主黨人慣常使用的方法,目的是利用這些謬誤來混淆視聽,好打擊當權政府的管治權力。除此以外,他們更揚言要使用任何必要的手段來毀掉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由此可見,民主黨人對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恨之入骨。

就在這些混亂背境下,作家廸利‧杜澤(Dinesh D'Souza)再次將他的著作拍攝成為政治紀錄片。一部名為「民族之死:我們能否第二次拯救花旗國?(Death of a Nation: Can We Save America a Second Time? )」的電影於七月三十日正式在加州洛杉磯首影,八月三日全國公映。電影惹來各方左翼反對派人士猛烈批評,因為電影揭示了民主黨人的醜惡面貌。

電影宣傳海報


電影宣傳短片


電影上畫不久,叮噹和大熊亦購票入場觀看了這一部影片。一如以往,作家杜澤親自為電影作旁述,他大膽地將第四十五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與第十六任總統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相互比較,探討自一八六零年以來民主黨人如何瘋狂地拒絕接受民主選舉的結果。那一年,他們的目標是總統林肯,民主黨人不顧一切,用盡各種方法來抹黑他,甚至展開內戰來打敗他,最後,他們更暗殺了他。

 
林肯和特朗普

同樣地,今天民主黨人的目標是總統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左派稱他們是種族主義者(racists),白人優越主義者(white supremacists)和法西斯主義者(fascists),這些煽動民情的指控經常被使用作為詆毀特朗普的非常手段。歷史告訴我們昔日民主黨人無情地攻擊總統林肯與今天民主黨人瘋狂地攻擊總統特朗普的情況沒有兩樣。民主黨從來沒有改變,他們不斷以各種謊言來掩飾自己的劣行,甚至將自己包裝成為道德君子,而將共和黨人描繪成為十惡不赦的壞人。

作家廸利‧杜澤

幸好歷史給我們寫下事實的真相。每當我們回顧花旗歷史,操控奴隸來種植園林的是民主黨人,民主黨人甚至為了保障一己利益,不惜發動內戰來捍衛擁有奴隸的特權,最後由代表共和黨的總統林肯成功解放黑奴。正因如此,民主黨人仇恨林肯。

林肯雖然成功解放黑奴,可是民主黨人一直在種族問題上打主意,延伸而來的有白人優越主義,種族隔離政策等等。這些白人優越的主張一直是民主黨人用來鉗制黑人的主流思想,然而叫人意想不到的是,民主黨主張的白人優越政策,竟成了德國法西斯獨裁者阿道夫‧希特拉(Adolf Hitler)塑造他們種族滅絕政策的藍本。

因此,誰在主張種族主義?是左派還是右派在體現法西斯主義?已經不言而喻了,矛頭直指民主黨人。時至今天,民主黨人依然固我,從沒有在失敗中檢討,反過來還強行將自己的理念如種族主義、白人優越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等等扣在特朗普及其支持者身上,以此來製造混亂,煽動分裂來謀取利益。

 
 
電影劇照

作家杜澤在影片中特別訪問了推動白人優越主義的組織主持人,對話中揭示了這一個主張白人優越的組織與特朗普認同的理念全不相同,反之卻與民主黨的理念不謀而合。這亦說明了種族主義、白人優越主義又或是法西斯主義,根本就是從民主黨衍生出來的工具,目的就是以此來操控人民、打擊異己和鞏固自己的權力。

昔日總統林肯將花旗團結一致,第一次將花旗從民主黨手中奪走。今天總統特朗普能否第二次從民主黨的大謊言中拯救花旗,讓花旗真正走向自由和民主,這將會是每一個花旗人深深思考的問題。




God bless America 上帝祝福花旗國


      
謝謝大家喜歡叮噹的小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光臨花旗小窩,謝謝你的留言賜教,
欲想以電郵收到留言回覆,請按「通知我」!

請尊重知識版權,嚴禁盜用。如欲引用小窩的文章和照片,務請列明出處,多謝合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