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8日 星期四

2012 總統大選前夕有感

Nov 6, 2012 6:15 AM

花旗總統大選即將在弦,兩黨候選人馬不停蹄前往各州作最後的拉票活動。不少時事評論員預測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很有機會在總統大選中勝出,可是另一邊廂也有不少數據支持現任民主黨總統奧巴馬仍然穩坐白宮辦公室。鹿死誰手,還有不到二十四小時便會揭盎了。

連日來收到的競選宣傳品

 
 

人們插在屋前的兩黨候選人競選宣傳品


這半年以來,叮噹貓一直在電視頻道中追縱兩黨候選人的消息,也多次借這個文字天地分享了她的所想所感。有朋友問叮噹貓是否一直喜歡時事和政治?其實她也談不上喜歡,只是一直愛留意吧了。作為移居海外的華人,住在新的國度裡,總不能時常緬懷從前老家的生活就夠了,應多加留意身邊的事和情才能真正融入當地的生活。

移民是一個非常個人的選擇。移居國外的華人選擇帶著遊子的心情來惦念家鄉的人和事是理解的;但奇怪的是,有更多的華人選擇對於移居地方的民生和國情毫不關注,不聞不問,這是不是白白浪費了一個學習異國文化的好機會呢?叮噹貓就是受不了只當一個不聞國情,不問民生,借居在花旗的華人。


過去成長在香江的叮噹貓,是一個沒有根的殖民地公民。在沒有國家的觀念和教育下,她只靠著借來的空間和時間中成長。香江回歸以後,祖國不是她熟悉的,她仍在不斷移動的空間中尋找自己的身份。移居花旗以後,叮噹貓踏在這一個由移民打造出來的土地上,看見丈夫擁有美好的愛國情操,令她期望自己不再是一個借居的人,而是真正活在新的國度裡,實踐成為一個熱愛國家的公民。叮噹貓沒有刻意取替種族的身份,把自己改造成為花旗國人,畢竟國藉只是一個地方身份而已,正如從前她是生活在香江的華人身份一樣。


現任民主黨總統奧巴馬和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同樣不是花旗原著居民,他們的祖先也是移居到了這片新大陸的移民,跟今天居住在花旗的叮噹貓和大隻熊一樣是移民或是移民的後代。香江也是一個由移民創造出來的城市,與花旗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然而最大的分別莫過於是國家的管治制度和政府的信念。


在分享民主黨的大政府與共和黨的小政府理念之先,我們必須理解所有政府組織都不是一個企業,既不會賺錢,但卻是一個天天在大灑金錢的機構。那麼政府所花的金錢從何而來呢?稅收是也。大政府理念下自然是高稅收,這樣才能平衡政府事無大小皆插手干預的做法。從企業中徵稅後再分發給依賴政府為生的低下階層,當中擁腫的行政架構和高昂的行政費用便是大政府下的不良產物。重稅在經濟環境良好下,大家多繳一點是無可厚非的事情,可是當經濟不景氣,高稅收不單影響企業的發展,更會製造失業,造成貧富之間的衝突。


小政府的理念剛好相反,主張低稅收,簡化政府架構;不干預商業活動,讓企業有效營運,保持人們就業穩定。人們一旦有了穩定的收入,自然可以繳納稅項,不再需要依賴政府補貼之餘,政府也能維持穩定的稅收來源,這樣國家才會平穩,社會才見和諧。


叮噹貓回想從前七、八十年代的香江,發展一日千里,人人有工作,生活穩定,社會欣欣向榮。殖民地下的港英政府不就是以低稅收和積極不干預政策來管治香江的最好例子嗎?政府持著真正照顧老弱傷殘的態度來幫助有需要的人士,而非補貼濫用福利的懶惰人。可是回歸以後,政客狡猾,愚民無知,事無大小都瞧向政府的庫房來開刀,於是政府增設的部門越來越多,加添的行政架構越來越重,花在行政的費用往往多於直接放在受惠人士身上的金錢。錢是花了,受惠的卻廖廖可數。假若人們扭轉態度來看待這個不會生財的政府,停止向政府苛索,只讓它維持基本的行政管理和保衛的工作,那麼社會的平穩與和諧就是指日可待了。


這一場總統選舉不單是民主黨與共和黨之爭,同樣亦是大政府和小政府的選擇,企業和工人的鬥爭,勞動工作者和領取福利者的矛盾,與及富和貧的衝突。我們且靜待觀看花旗人能否看見事實的真相,選出一位能夠領導國家的智者。


註:文中時常提及的大政府和小政府是指花旗的聯邦政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光臨花旗小窩,謝謝你的留言賜教,
欲想以電郵收到留言回覆,請按「通知我」!

請尊重知識版權,嚴禁盜用。如欲引用小窩的文章和照片,務請列明出處,多謝合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