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工會組織


大家可能時有聽聞西方國家的工會組織勢力龐大,經常號召工人罷工來向主爭取合理的權益。這些工人組織甚具影響力,不單能左右企業的經濟發展,還能激起民情,打亂社會的安定。

事實上工會的成立,主要是來自勞動者和資本家之間的利益衝突和矛盾。工會是勞方的代表,負責與資方進行話來解決問題。本來工人遇上無良的主,起來爭取合理的利益是值得支持的事情,可是勢力日益坐大的工會組織已經不是單純地為了爭取勞方的福利而努力。
 

工會既成為一個龐大的組織,為了生存,它必須招攬不同職種的工人組織以鞏固其勢力。因此很多時候工會是在扮演一個點火的角色,火頭一旦燃起,它們便活躍起來,不愁沒有收入和工作了。也許叮噹貓對工會的批評比較負面,可是不少例子皆說明工會代表工人進行談判不單壞了大事,更讓勞資雙方陷入困境,最後兩者均失利。
 
一個例子正好說明了工會如何破壞一個城市的經濟發展。底特律(Detroit是花旗密西根州(Michigan)最大的城市,也是汽車建造業的重要城市。一九五零年代,底特律是一個經濟蓬勃,人口衆多的工業城市。可惜到了七零年代,石油危機重創了花旗本土的汽車製造工業。東瀛和其它國外小型汽車製造商看準了機會,紛紛引進了耗油量小的汽車以抗衡花旗製造的耗油量大的汽車,從此底特律的經濟一蹶不振。

縱使位處底特律的汽車製造商銳改革經營策略來挽救企業,但礙於汽車工會的組織勢力龐大,致令資方無法有效改善經營,最終只能大量裁員來保住企業。往後三十多年,汽車製造事業的發展一直受控於工會,結果在大量失業人口和種族問題的困擾下,底特律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獲法院批准成為花旗歷史上申請破產的最大城市。


最近聞得國內很多大工會漸漸失勢,人們皆以底特律汽車工會為鑑,就是很多移往南部發展的汽車建造業,業內工人也無意組織工會來爭取利益。這個不難理解,畢竟國內經濟不景氣,能覓得一職已經不容易了,倘因組織工會而與雇主交惡,此舉既不能保障工人的權益,又有可能失去工作。況且成為工會會員亦需繳交不平宜的會費來支持工會的工作,因此近年來很多服務大企業的工人已經不再參加工會,寧可成為非工會員工。看來昔日轟轟烈烈的勞工運動場面,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花旗工會(Unions)運作的小資料:

 
工會的日常運作可以分作兩個部分,一是組織,二是談判。組織就是在沒有工會的地方組織工會,談判則是在工會組織起來以後,代表會員與雇主進行談判。兩者相比之下,組織工會比集體談判更是困難的事情。一般情況下,工會組織起來以後,資方需按照法律與工會進行談判,然而談判結果是怎樣將是下一步的事情,不過如果無法組織工會的話,也就不會有談判這回事了。
 
組織的工會活動就是先要設法找到同業中有意組織工會的一批僱員。這聽起來是非常簡單的事情,可是實際操作起來卻相當困難。由於工作場所是資方的財產,又或是完全由雇主一方控制,因此工會的組織者除非是機構內的員工,否則他是無法在單位內招攬會員。同樣單位中有意成立工會的僱員欲與工會接觸也並不容易,因為本地工會數目很多,找到適合自己的工會也頗費時費力。更重要的是,僱員如果被雇主知道了他有意加入工會,很有可能因此而失掉工作。
 
花旗是一個自由僱傭的國家,雇主可以任意辭掉僱員,只有工會會員、運動員、藝術工作者和高層的管理人員是有僱用合約保護之外,其他所有僱員均可以隨意被解僱,除非該僱員能夠提出確鑿證據,證明解僱他的原因是出於種族、性別、年齡和民族等方面的歧視,因此加入工會對工人是有一定的保障。
 
僱員在單位中成立工會,先不是組織單位內的工人,而是找一個對口的大工會作支持,否則因組織工會而被雇主開除的話,也有工會作後盾,依法爭取合理的保障。一旦工會在單位內成立起來,它就是代表僱員與雇主進行集體談判的組織。對口的上級工會裡聘請了一批專業的談判代表,他們從工會拿工資,為工會服務,完全不受資方的控制。
 
工會成立之後,所屬的上級工會便委派一位談判代表來負責組織談判活動。與此同時,工會的會員開始組織會議來討論自己的塑求,並投票選出自己的代表,組成工會的談判班子。在談判開展以前,工會的專業談判代表會多次與會員和會員代表開會,對他們解釋什麼是合理而又可能達到的要求,什麼的要求是不合理。同樣資方也會組織自己的班子來與工會對話,一般而言包括了高層管理人員、人力資源經理和律師等等。就這樣勞資雙方便坐下來進行談判了。
 
根據不同的職務和工作性質,一個企業內可能有多個工會的存在,因此在工會會員人數眾多的大企業裡,資方往往需要持續性地與不同的工會就不同的協議進行談判。因此勞資雙方要達成協議往往需要經過許多回合的作戰,談判都不是能夠在一天甚至一星期之內完成的,通常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甚至會出現曠日持久的拉鋸式談判。倘勞資雙方條件相差太遠,談判仍然無法達成協議。在這種情況下,一方或者雙方就會到國家勞工關係委員會去提出訴求,指責對方談判沒有誠意,並且要求政府部門出面調解。
 
在談判和調節都沒有效果的情況下,工會可以組織工人罷工。可是罷工的起因純粹是因為資方沒有滿足工人一方的經濟要求,資方就有權利僱用非工會的人員去臨時頂替工會會員的工作,一直等到談判達成協議為止。倘協議最終未能達成,臨時員工便成為長期員工,工會會員將失去工作,這就是資方對付工會的最厲害策略。不過如果工會規模大的話,比方說在一家一千人的工廠中有八百名員工是會員,那麼資方就很難以此手段打壓工會,畢竟要更替所有工人談何容易呢?
 
那麼工會對付資方僱用臨時員工的手段又是什麼呢?就是組織罷工糾察隊。罷工糾察隊是由罷工工人及其支持者在該企業所在地組織遊行示威。按照法律,只要糾察隊的隊伍不斷移動,而且不擋住大門便不算犯法了。不過參加罷工的人多了,擋門的事件也在所難免,這時候警察介入干預也是常見的事情。罷工糾察隊對於那些繼續上班的僱員、臨時替工或是管理人員的心理上都有很大的威懾力,還有新聞媒體的報道等等都為資方帶來壓力。
 
因此工會是不會輕易地組織工人罷工,一則工人罷工會失去工資,二則工會也要在罷工期間給工人付點生活費,所以對於工會來說,最好的策略依舊是回到談判桌上。事實上花旗境內的勞資衝突,百分之九十八都是通過談判來解決的。儘管每年都會發生一些罷工事件,但是大規模或者出現暴力行為的罷工並不多。隨著花旗製造業的日益衰落,私營企業中的工會比例也在逐年下降,工會的勢力已經日漸衰落。
 

   http://dingdongcat.blogspot.com/  謝謝大家喜歡叮噹貓的小窩
 

6 則留言:

  1. 叮噹貓,資本家是可以去一些沒有强大工會的去設廠國家,工會無法阻止資本家轉移他們的投資.

    回覆刪除
    回覆
    1. Andrew:你說得對啊,工會是無法阻止資本家轉移他們的投資。所以呢,工會能破壞一個城市的經濟發展,真的一點也沒錯。勞資雙方和工會的關係是千絲萬縷,一言難盡!

      刪除
  2. 不管是工會、組織、政黨,萬一處理不好,對社會、國家都有很大的殺傷力。正如你說,是千絲萬縷的關係,牽一髮動全身。

    回覆刪除
    回覆
    1. Cheryl:對呀,講穿了這不過是人為權力和利益的鬥爭而已,當然鬥爭裡是以經濟和社會作棋子呢!

      刪除
  3. 工會有好有唔好啦. 好似HK冇乜工會,打工仔冇保障.

    回覆刪除
    回覆
    1. Wien:工會之所以出現都係因為無良雇主,如果雇主多為僱員著想,工會就要收檔了。不過好多工會為了生存,好多時在做撥火的工作,無事生非,所以一般雇主也不喜歡。因此勞資雙方和工會的關係真是千絲萬縷,一言難盡!

      刪除

歡迎光臨花旗小窩,謝謝你的留言賜教,
欲想以電郵收到留言回覆,請按「通知我」!

請尊重知識版權,嚴禁盜用。如欲引用小窩的文章和照片,務請列明出處,多謝合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