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9日 星期二

沒完沒了的種族紛爭(下)

花旗自今年八月九日發生槍擊事件以後,種族問題有如熱鍋上的螞蟻,陷入一種難以自拔的困境。民怨沸騰下,被翻倒出來的恩怨情仇,像一道又一道的鹽花正灑向一個無法癒合的傷口上,教人心痛不已。

密蘇里州(Missouri)的聖路易斯郡(St. Louis County)地方法院經過差不多三個月的證據搜集,並傳召許多証人進行聆訊以後,大陪審團(grand jury)終於在十一月二十四日宣佈警員達倫‧威爾遜(Darren Wilson)因自衛而槍殺黑人青年邁克爾‧布朗(Michael Brown),並拒絕以謀殺罪名起訴警員。

審判結果宣佈以後,大批憤怒的非裔抗議者在死去青年繼父路易‧赫德(Louis Head)的教唆下,在弗格森市內進行惡意破壞。打砸放火、搶劫商店、推倒警車和焚燒車輛等等暴力行為不單令人髮指,亦叫人嘆息不已。此等掛著種族主義而延伸出來的非法行為嚴重破壞了社會的安寧和傷害了種族之間的感情。

 
死去青年的繼父憤怒下教唆抗議者放火破壞弗格森市 
 
暴徒燒毀警車
 
搶劫商店
 
燒毀商店
 
 
消防員疲於奔命救火
 
 
 
 
被暴徒破壞後的弗格森市滿目瘡痍

白人警察槍擊黑人民眾的案例並不罕見,可是弗格森槍擊事件所引發的嚴重後果卻具有某些獨特性。先是地理的因素,弗格森市位於密蘇里州的聖路易斯郡,聖路易斯郡是花旗種族隔離最嚴重、貧富差距最懸殊和種族關係最為緊張的地區之一。

解放黑奴以後,非裔群體雖然在社會裡得到了相對的平等與自由,但仍然處於社會的底層。惡性循環下,黑人的犯罪率長期處於高位,他們的窘況無疑是與低教育程度和低收入有密切的關係。低階層而高犯罪率,亦容易強化白人和其他族裔對非裔的偏見印象。這一種沿自歷史,卻仍深深植根於社會層次的不平等更是釀成族裔爆發衝突的主要因素。

此外,各州政府廣泛使用「分區規劃」來維護地區的公共服務質素,憑藉分區規劃的權力來強制規定房屋的面積、高度和規模等等硬性指標均間接地把貧和富區分出來,令經濟實力不足者對經濟良好區域望而卻步,只能窩居於經濟落後的區域。

在非裔較多的密蘇里州,不但很早便實施了分區規劃,而且還在二十世紀初期推行了「種族分區」的政策,禁止有色群體遷入含有75%或以上的白人地區。基於這一個條件下,白人只佔總人口74%的弗格森市吸引了大量黑人湧入,迫使白人漸漸遷出,今天黑人人口已經攀越白人,佔總人口的比例高達68%。大量黑人遷入弗格森市,導致該區的經濟凋凌和教育落後,地區行政和執法機構無法在教育水平有限的非裔群體中招募警察,無計可施下,轉而由白人甚至是來自周邊地區的白人出任執法之職,這也透視了白人掌權者與黑人民眾的種種誤解和對立的誘因。

過去曾以白人為主導的弗格森市,今天黑人的人口數目雖然已經超越白人,可是黑人群體在當地的政治參與度卻沒有相應提高。地區行政、執法和教育等機構中,白人仍佔主導位置。地方管理權力上出現了少數白人管理多數黑人的局面,這些治理權力分配不均亦加劇了種族對立和官民互不信任,因此槍擊事件或多或少亦被形容為花旗社會中族裔之間治權不均的縮影。

在此背景下,作為執法者的白人警察也難以全然跳脫偏見和忠於法律下人人平等的精神,他們深知非裔的高犯罪率,因而更多關注這個族群。與此同時,維持國家安全的白人警察在族裔主義中也難以保持中立,這一種顧此失彼的失衡狀況亦加劇了族裔之間的衝突。

據二零一三年密蘇里州司法部的年度報告中指出,弗格森市的警察在路邊隨機截查黑人的可能性是白人的兩倍,而警察駕車追踪盤查的對像中,黑人的比例高達92%,追踪並抓捕的黑人比例則高達93%。因此弗格森市的非裔族群一直不滿警察帶著種族歧視的巡查,語言和肢體上的衝撞更是警民之間常見的矛盾。正因如此,弗格森槍擊事件便成為了點燃種族主義的最佳火藥桶引子。

此外,警察權力過大也是槍擊事件的另一個討論熱點。是的,人人守法,天下太平,可是在社會裡總有人會挑戰法紀,破壞社會秩序。每當有人遺反法律,警察便需執行任務來維持社會的治安,這便是法制的精神,也是建立法紀的目的。倘若民眾不尊重法律,任意莽為來破壞社會安寧的話,國家便會因失掉社會秩序而永無寧日。在我們討論警察是否權力過大以前,民眾又是否同樣需要自我反省有否蔑視法紀,以身試法呢?

警察的責任是保障國民的安全和維持社會的安寧,因此他們執行法紀會按著不同因素而隨機巡查可疑的人士,可以是族裔的因素,也可以是年齡的因素,更可以是地區環境的因素。假若有色族裔常常掛著歧視為幟來攻擊執法人員,試問警察如何工作呢?人民的安全如何得到保障?

還有警察既是執行法律的人員,民眾在什麼情況下,理應與警方合作,聽從他們的指示,這是我們身為公民的責任。也許樹大有枯枝,警察也有好與壞,就是我們遇上濫用私權的警察,也應冷靜尋求合理的途徑來投訴警方的不合法,而非以不理性的行為來反抗或拒捕。此等行徑只會加劇雙方的衝突和增加彼此之間的誤解,對事情一點好處也沒有。

況且民眾沒有遺法行為,警察又如何濫用權力呢?警民衝突往往只發生於警察捉拿以身試法的民眾,因此衝突不在於討論人民有理或是警察濫權,而是在於兩者有否遵守法律的精神,在合法的情況下解決矛盾。

最後另一個討論的熱點就是警察軍事化的問題,一些極左的民主派人士批評弗格森市進駐了大批武裝警察,並駕駛裝甲車在街頭警戒,又向示威者投放催淚彈,並使用橡膠子彈向示威人群射擊等等,聲稱這些行動不僅加劇了官民的對立,更增加了種族問題的複雜性,引發了民眾和政界人士對警察裝備和行動軍事化傾向的憂慮。不過若非暴徒借抗議行動來破壞社會秩序,地區政府又何須為了保障社會的安寧而嚴陣以待呢?

 
武裝警察投放催淚彈,並使用橡膠子彈射擊示威人群
武裝警察 
 
國民警衛隊進駐維持秩序

事實上,就槍擊事件本質而言,它不過是一宗警察遇上暴徒而執法的案件而已,倘死亡的暴徒不是黑人,警員不是白人,相信事情的發展會不一樣。我們經常從媒體報道中聞得非裔犯案的消息,黑人打死白人的案件並不罕見,可惜在社會裡造成的迴響卻是天與地的分別。這些不公平的待遇是否對白人欠公充呢?黑人鋪天蓋地在製造被歧視的聲音又是否能真正爭取在社會中的公平對待呢?憤怒下損人不利己的思想與行動對國家一點好處也沒有,非裔族群是不是該冷靜下來,自我反省一下呢?

「歧視」存在於任何一個社會,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年齡歧視、能力歧視和智力歧視等等都不過是沒完沒了的抝而已。倘人兒畢生要追求生活在一個平權的社會,相信那只會帶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平等並不是別人所施與的禮物,它是一種生活態度,如何公平地對待自己和別人,才是活出真正平等的真諦。

也許現實生活中,仍然有白人歧視黑人,黑人依然受到不公平的對待,但請不要忘記,不同族裔的人兒生活在一起,本來就是一項挑戰,更何況它背負了沈重的歷史包袱。黑人一直背負著種族的矛盾來過日子,白人卻一直忌諱和迴避歧視的,久而久之,黑人因自卑而生出很多誤解,白人則從衝突裡妥協下來,這一種互不信任,互不諒解的種族問題就像千絲萬縷,永遠無法解開。

不少人認為總統奧巴馬上任後沒有好好處理國內的種族問題,正如槍擊事件發生以後,他指派黑人司法部長埃里克‧霍爾德(Eric Holder)前往弗格森市出席被槍殺黑人青年的葬禮便是一項不當的行為。評論認為聯邦政府不應介入地區事務,二是總統竟委派一名高級官員出席一位襲警罪犯的葬禮,背後所傳達對法律不尊重的態度,令人憂慮不已,三是總統不單沒有委派任何官員出席那沒有犯罪紀錄卻被恐怖份子斬首的白人記者葬禮,還到了哥爾夫球場練習耍樂。種種蛛絲馬跡下,我們已清楚看見奧巴馬對種族問題的態度了。

回顧花旗國家成長歷史,族裔問題始終牽動著國家的前途。從南北戰爭到民權法案,還有首位非裔總統奧巴馬的歷史性當選。種族歧視看似是獲得了改善,可是族裔之間的摩擦與衝突卻仍然不停地發生,那藏在深處的傷患依然隱隱作痛,得不著安舒。看來種族之間若不能放下成見,那激化了的矛盾只會加劇社會的不平等,並嚴重地影響著國家的健康成長和發展。

God bless America 願上帝祝福花旗國!

<完>


後記:

禍不單行,上週在紐約市又發生了一宗白人與黑人之間的警民衝突事件,事件中黑人售賣私煙拒捕,在抓捕過程中,黑人死亡,事件引發了各地大規模的抗議行動。紐約市地方法院大陪審團日前宣佈警員捉拿犯人是正常程序,拒絕指控警方。又一例子說明個案不涉及種族歧視,不過非裔族群仍然不能理性地面對事實的真相,抗議行動亦在進行中。



   http://dingdongcat.blogspot.com/  謝謝大家喜歡叮噹的小窩  

4 則留言:

  1. 叮噹貓,美國種族問題是很難解決的問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Andrew:種族各不放下成見,問題永難解決!

      刪除
  2. 種族問题没完没了……真無奈!

    回覆刪除
    回覆
    1. kam:是的,種族若不放下成見,種族問題没完没了!

      刪除

歡迎光臨花旗小窩,謝謝你的留言賜教,
欲想以電郵收到留言回覆,請按「通知我」!

請尊重知識版權,嚴禁盜用。如欲引用小窩的文章和照片,務請列明出處,多謝合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