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6日 星期二

祝福的友誼(二)阿靈頓國家公墓

有人說首都華盛頓特區是花旗十大重點旅遊城市之一,是花旗人一生務必到訪的地方。此話果真不錯,我們單從每年絡繹不絕到訪首都的國內遊客數字裡便可略窺一二了,還有那些慕名前來首都遊覽的國外遊客更是多不勝數,因此旅遊事業亦為這一個政治城市帶來相當可觀的稅收。  

叮噹貓和大隻熊居住在首都不遠的市郊,偶然興之所致,我們亦會驅車前往首都一行,因此叮噹貓對首都並不陌生。首都的政治色彩不一定是人人喜歡的地方,可是那滲透在空氣裡的濃濃民主氣息和那響徹雲端的自由吶喊聲音卻常常教叮噹貓響往不已。她最愛遊走在首都的大街上,撲面而來的都是宏偉而莊嚴的建築群。除此以外,那四處可見的國旗隨風飄揚,亦為整個城市添加了一股叫人肅然起敬的情懷。

姑勿論人兒抱著何種心態遊覽花旗首都,可是藏在首都裡的攝人魅力卻永不教人失望。不過首都華盛頓特區是世上一件難尋的珍品還是一件不屑一顧的朽木,相信還要請大家親自經驗後,方可作出合理的判斷,又或只是一場觀點與角度的討論罷了?!

小德兄和夫人千里迢迢來到花旗遊玩,首都是他們重點旅遊的地方之一。他們夫婦兩人前往探望叮噹貓以前,先下榻在首都特區內的酒店小住幾天,好方便遊覽首都內的重要景點,如白宮(White House)、國會山莊(Capital Hill)、華盛頓紀念碑(Washington Monument)和各大博物館等等。

因此我們會面當天,大家沒有特別安排遊覽首都內的名勝,卻前往了位於阿靈頓的國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若非小德兄的旅遊書籍推介,想叮噹貓也不會有機會認識這一個放置在國家公墓旁的花旗海軍陸戰隊戰爭紀念碑硫磺島雕塑(US Marine Corps War Memorial Iwo Jima Statue)。

車子停泊以後,映入眼簾的便是這一個大型海軍陸戰隊戰爭紀念碑了。紀念碑是一九五四年海軍陸戰隊雕塑家費利克斯‧韋爾登(Felix Weldon)參考了一幀照片,名為《國旗插在硫磺島上(Raising the Flag on Iwo Jima)》(註一)而建造的大型雕塑,雕塑完成後,便被放置在阿靈頓國家公墓外。

 
 
 
花旗海軍陸戰隊戰爭紀念碑硫磺島雕塑
 
 
雕塑前留影

從前叮噹貓只從一些愛國的短片中見過這一個大型雕塑,如今她竟親自目睹這一個栩栩如生的雕塑,彷彿見證著一群為國奮戰的勇士們,正在山上豎立國旗的情況。大型雕塑下還刻上多場花旗參與的戰事,好讓參觀者前來憑吊。

 
碑上刻有多場花旗參與的戰事

別過了戰爭紀念碑,我們再往前走,看見了一座荷蘭鐘樓(Netherlands Carillon)(註二),鐘樓是荷蘭為了感謝旗在二戰期間的援助而贈予的紀念品,寓意兩國人民友誼長存。樓頂的鐘琴更象徵著荷蘭人民和旗人民共同效忠自由,以正義為原則的友誼。

 
荷蘭鐘樓

鐘樓前種植了一個美麗的園圃,長滿紅的、粉的、白的、黃的、紫的和藍的美麗花朵。小德兄是攝影大師,他還指導了叮噹貓如何使用照相機內的各種功能,並以最佳的角度來取景好獲得美麗的攝影效果。叮噹貓在小德兄的指導下獲益良多,不過相信她還要多加練習,方才見進步。

  
鐘樓前的花圃
 
 
小德兄賜教下的作品
一棵生長奇妙的大樹

阿靈頓國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註三)始建於南北戰爭期間,是一個在阿靈頓市週邊開墾出來的軍事公墓,墓園內安葬了遠自南北戰爭以至近年在伊拉克戰爭與阿富汗戰爭中陣亡的旗軍人。

 
 
阿靈頓國家公墓
 
  

國家公墓到處綠樹林蔭,予人一種安寧的感覺。我們在園內漫步了一會,看見一列又一列排列整齊的白色墓碑,碑石上刻有亡兵的資料。叮噹貓看著這些為國捐驅的年輕勇士,如今長埋故土,不禁令人唏噓不已。戰爭無情,但願這些為國犧牲的國家英雄能在這一個墓園裡得享真正的安息。

 
 
一列又一列排列整齊的白色墓碑 
 
 
綠樹林蔭的國家公墓

我們懷著一顆沉重的心情離開了阿靈頓國家公墓,拐一個彎便到了五角大樓(Pentagon)了。五角大樓是花旗的軍事心臟,保安深嚴,在五角大樓外到處張貼了不能拍攝的告示。我們稍作停留,參觀了一個位於五角大樓西南面的戶外紀念館。

五角大樓紀念館(Pentagon Memorial)(註四)落成於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紀念於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襲擊事件中,一百八十四名乘客因乘坐被恐怖份子脅持的花旗航空公司七十七號航班,最後飛機撞向五角大樓而遇難喪生。

 
五角大樓紀念館
 
 
 
 
紀念遇難者的長椅子

叮噹貓曾於二零零九年冬天到訪參觀五角大樓紀念館。事別五年,今天再次重臨舊地,她看見生長在館內的千層楓樹(paperbark maple tree)長高了,樹上還開滿了白色的花兒,不日便可成蔭了。

蔭似箭, 轉眼又過了十三個年頭。叮噹貓悄悄地看著那些建在園中的長椅子,他們還是安詳地在日光下躺著,默然不語接受著世人的憑吊和祝福,只是眾多遇難者背後繫著的千萬個家庭,又是否能隨著時光的流逝而忘掉了那些沈重的傷痛呢?

願上帝祝福花旗國!God Bless America!


待續……



註一:

《國旗插在硫磺島上(Raising the Flag on Iwo Jima)》是二次世界大戰中的攝影作品,攝影師祖‧羅森塔爾(Joe Rosenthal)捕捉了五名花旗海軍陸戰隊員和一名花旗海軍隊員在硫磺島摺鉢山(Mount Suribachi)上豎立一支國旗的情況。


隨軍記者祖‧羅森塔爾拍攝了豎立國旗的歷史性照片

照片在1945年發表以後,旋即成為焦點,大受歡迎。照片不但在民間引起迴響,亦成為很多雕塑家和畫家的創作藍本。同年它更成為當年唯一一張於同一年間拍攝並發表便奪得普立策攝影大獎(Pulitzer Prize)的照片。

註二:

遠在1952年荷蘭(Netherland)朱麗安娜女王(Queen Juliana)帶同一份小銀鈴訪問旗華盛頓特區,總統杜魯門(Truman)接受小銀鈴作為鐘琴的信物,展開了兩國的友誼。

往後幾年間,四十九個鐘琴終於鑄造完成,並送往華盛頓特區,於1954年被安裝在西部波托馬克公園內的臨時塔上,直至196055日,鐘琴再重新安裝在阿靈頓國家公墓外,成為荷蘭鐘樓;同日亦是紀念荷蘭從納粹軍手中解放十五週年。

註三:

阿靈頓國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位於美國維珍尼亞州的阿靈頓市,旁為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公墓在美國南北戰爭期間建造而成,墓園佔地624 英畝(2.53 平方公里),並於1864615日開始作為軍事公墓使用。

公墓內安葬了各場戰爭中犧牲的美國軍人,包括南北戰爭、韓戰、越戰以至於近年的伊拉克戰爭與阿富汗戰爭的犧牲亡兵。其中無名戰士墓(Tomb of the Unknowns)亦位於阿靈頓國家公墓之中。

註四:

五角大樓紀念館的設計者是朱莉‧貝克曼(Julie Beckman)和基思‧卡士文(Keith Kaseman)。館內佈置了184張長椅子,分別刻上遇難者的名字,以兹紀念於2001911日襲擊事件中乘坐美國航空公司77號航班撞向五角大樓的184名死難者。


飛機撞向五角大樓的情況

每張長椅子均朝向五角大樓的南方,並刻上遇難者的名字。椅子更依據死難者的年齡來排列,椅子下設有一個流動的小水池。週邊建有一道城牆,城牆的高度始於3英寸,並上升到71英寸,寓意遇難者中最小的年齡只有三歲,最年長的是七十一歲,館內更種植了85株千層楓樹(paperbark maple tree)。


海軍陸戰隊戰爭紀念碑小資料:

一九四五年二月二十五日美軍成功攻下摺鉢山(Mount Suribachi)。少校戴夫‧塞弗倫斯(Dave Severance)命令中尉哈羅德‧斯瑞爾(Harold  Schrier)在山頂插上國旗,以此通報其他部隊該地已成功被佔領。授命參與豎旗的軍人包括查爾斯‧連特貝格(Charles Lindberg)、小恩尼斯特‧湯姆斯(Ernest Thomas Jr.)、亨利‧漢森(Henry  Hansen)、路易斯‧查洛(Louis Charlo)和詹姆斯‧米歇爾斯(James Michels)。可惜這面旗幟太小,只有54×28吋,其他部隊難以清楚看見。 


摺鉢山

海軍長官詹姆斯‧福瑞斯圖(James Forrestal)欲將那面插在摺鉢山上的旗幟留下作個人的紀念。上校錢德拉‧約翰遜(Chandler Johnson)頗為不甘,認為那面旗應該屬於他們眾人,於是命令助理作戰官泰德‧托圖(Ted Tuttle)取下那面旗幟,並插上另一面國旗,還提醒他找來一面大的國旗代替原來插在摺鉢山上的旗幟。

助理作戰官托圖找來一面96×56吋的國旗,著海軍陸戰隊員邁克爾‧史達蘭克(Michael Strank)、雷內‧加儂(Rene  Gagnon)、艾拉‧海耶斯(Ira Hayes)、富蘭克林‧蘇斯利(Franklin Sousley)、哈倫‧布洛克(Harlon  Block)及美國海軍醫務兵約翰‧布拉得利(John Bradley)於一九四五年二月二十六日早上約1020分再次在摺鉢山上豎立國旗。

海軍陸戰隊刊物的隨軍記者祖‧羅森塔爾(Joe Rosenthal)、鮑‧坎貝爾(Bob Campbell)和比爾‧吉拿斯特(Bill Genaust)拍攝了當時豎立國旗的情況。結果,羅森塔爾拍下了這張歷史性的照片《國旗插在硫磺島上(Raising the Flag on Iwo Jima)》,而在他身旁的吉拿斯特則拍攝了一段短片。可惜摺鉢山上豎立國旗的六位軍人,其中三人不久便在戰事中陣亡。

六名軍人於摺鉢山上再次豎立國旗的短片

照片發表以後,旋即成為焦點,大受歡迎。總統羅斯福(Roosevelt)還召命三位生還者回國作巡迴宣傳,號召民眾購買軍券來支持戰事,結果銷售非常成功,共籌得263億美元。


以豎立國旗的照片作藍本製成的郵票

一九五四年海軍陸戰隊雕塑家費利克斯‧韋爾登(Felix Weldon)依據照片建造了一座大型雕塑,成為海軍陸戰隊放置在阿靈頓國家公墓外的戰爭紀念碑(Marine Corps War Memorial),那兩面曾豎立在硫磺島摺鉢山上的國旗,現時被收藏在美國海軍陸戰隊博物館(Marine Corps Museum內。



http://dingdongcat.blogspot.com/  謝謝大家喜歡叮噹的小窩

12 則留言:

  1. 長椅子可唔可以坐架? 定係紀念碑嚟?

    回覆刪除
    回覆
    1. Wien:在美國的墓園內,我看見很多家屬會為去世的親人在墓碑附近建有椅子,這些椅子都不是給外人坐的,而我也未見過有親人坐在那些椅子上。在五角大樓紀念館內的每一張椅子亦是每一位遇難者的紀念碑,應該予以尊重,不能坐的。但我在參觀當天亦見有人坐在椅子上。

      刪除
  2. 果然sing tak 先生是攝影達人,叮噹貓在他薰陶吓,也影出佳作!^ ^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小草:我不是一個聰明的學生,所以好些照片都是小德兄的傑作而已,真慚愧!^^

      刪除
  3. 好像上了一堂近代史,911 ! 心情好沉重!

    回覆刪除
    回覆
    1. Ada:911是世人永遠難忘的悲劇,每次重看這一段歷史都叫人心情好沉重!好沉重!

      刪除
    2. 唉!怨恨令人心頭重,恕才能令人一身輕!人為何要報服?

      刪除
    3. 這不是怨和恕,而是一場spiritual的爭戰,有機會再分享!

      刪除
  4. 叮噹貓,很詳細的一篇文章,讓我更加認識美國的近代史,正如Michael說是一篇很好的文章.謝謝你倆的相伴,讓我們的旅程更加精彩.

    回覆刪除
    回覆
    1. Andrew:該我來多謝你們的推介,否則我們也不會想過到訪。謝謝你們的相伴,一起分享了這一課重要的歷史!

      刪除
  5. 911事件記憶猶新,非常難忘,令人唏噓.......................

    回覆刪除
    回覆
    1. kam:是的,這是一段令世人難忘的歷史,聞者心痛!

      刪除

歡迎光臨花旗小窩,謝謝你的留言賜教,
欲想以電郵收到留言回覆,請按「通知我」!

請尊重知識版權,嚴禁盜用。如欲引用小窩的文章和照片,務請列明出處,多謝合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