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7日 星期二

香遊 2015(二十六)良師益友在何記

回顧七十年代,香江經濟起飛,人們漸漸擺脫貧困,在安定的生活下,香江人開始關注下一代的教育問題。殖民地政府一直奉行精英教育制度,因此大部份能安排子女接受教育的都是非富則貴的家庭,勞動階層的子女鮮有機會進入學校接受正規教育。話雖如此,面對經濟迅速發展和日益膨脹的人口數字,政府不得不加快策劃新生一代的教育路向,不過學校學位不足常常是教育界要面對的最大難題。
                                                    
六七年大暴動的陰影下,政府推行了「六年免費教育」,旨在為六至十二歲之學齡兒童提供免費義務小學教育。叮噹也在這個義務教育中受惠六年,然後她參與了最後一屆香港小學會考(又被稱為升中試)。可惜自幼受著「數學障礙症(Mathematics disorder)」(註一)的影響,叮噹早已被那些雞兔同籠,多少隻雞脚,多少隻兔耳的代數問題弄得糊塗,結果她只能考取政府資助下的三年制中學學位(註二),並獲派升讀何文田官立中學。

那些年家住深水埗,父親只垂青官立學校,順理成章只為女兒選擇了多間位處不同地區的官立學校,何文田官立中學便是父親其中一個選擇了。當年地下鐵路還沒建成,前往學校的唯一交通工具便是巴士。八零年代以前的巴士還設有一名售票員替乘客買票,不過隨著時代的轉變,售票員的角色漸漸被投幣錢箱所取替。猶記得當年同儕間最愛比對巴士車票的編號,偶然獲得一張特別編號的車票,如獲至寶,更會樂上半天。說來見笑,當年乘搭巴士的車票,今天叮噹還留著在身邊,成為她的成長歷史珍藏。

縱使普及教育正慢慢擴展起來,可是精英教育仍然主導著香江的教育事業,因此在汰弱留強的原則下,三年的初中生涯對叮噹而言,充滿著挫敗和氣餒。叮噹的學業成績常受「數學障礙症」的影響,致令所有與數字相關的科目如數學、物理和化學科的成績經常不如理想,考試不合格更是家常便飯。

那些與叮噹鄰坐的同學,時常成為她討教的對象。課後打電話求教不同的同學常令叮噹感到尷尬與不安,因為愚笨的叮噹領受數字的能力非常有限,同學就是耐心解話教導,很多時候她仍舊不能掌握,相信當年這些討教功課的電話常為同學帶來不同程度的困擾。

因著叮噹只考取了三年制的資助學位,意即完成三年初中課程後,在沒有政府的資助下,便需離校另覓其他學校完成高中課程。不過成績良好的話,學校是有少量餘額,可讓三年制資助學生升讀中四,並接受餘下兩年的資助高中課程,因此對於只持有三年制資助學額的學生來說,爭取升讀中四的競爭是非常熾熱。

事實上,宏觀叮噹整體成績,在數學、化學和物理科目的拖累下,常常不如理想,她也沒有把握能爭取升讀中四的機會,不過班主任霍永鏗老師曾鼓勵她多加努力,升讀中四還是有希望。可是一個突如其來的小意外卻徹頭徹尾改變了叮噹的升學故事。

話說在中三最後一個期考前夕,叮噹正在家中房間溫習書本,無意間踢倒了一個玻璃瓶,玻璃瓶的碎片即時四濺,一片小碎片更意外地插進叮噹的右足靱帶上,媽媽旋即送女兒前往醫院求治。就這樣,叮噹須即時留院幾天,並在醫院等候進行外科手術。手術後右足不能活動,只可靠賴拐杖來幫忙行走。

因著期終考試對叮噹升讀中四有決定性的意義,因此她不得不帶病回校應付這一個重要的考試。考試期間得到班內很多同學的慰問和支持,女同學更幫助她上落樓梯。可惜帶病關係,期考成績很不理想,相信能在原校升讀中四的機會很微。

班主任霍永鏗老師在派發成績表的時候,說明叮噹因為期考成績不好,未能升讀中四。不過學校卻破例準予她留校重讀中三,因為政府正實施「九年免費教育」的關係,新一屆升讀中四的學額不再受資助學額的限制,所有學生參與考試評審後,能直升中四的機會很大。其間霍老師還提及校內的陳秉達副校長曾在會議中,積極為叮噹爭取留校重讀中三的機會,不過相信霍永鏗老師也曾為了她的學業問題出了一分力,否則在學額有限的情況下,叮噹不一定能得到這一個機會。

陳秉達副校長是高年級的老師,不是叮噹熟悉的老師,可是他卻為叮噹爭取留校繼續升學而努力,這一點恩情是她永難忘記,正因如此,叮噹能在何文田官立中學完成中學課程都有賴這些良師給予的機會。

也許留級不是很好的回憶,可是在重讀過程中,叮噹體會了友情的可貴,還記得那些已升往中四的舊同學生怕叮噹在新的班房上課不習慣,常常在小息或課後來找她,好帶給叮噹一點鼓勵和支持,雪中送炭便是舊同學帶給叮噹的暖意了。

 
(網上照片)
 

中學畢業以後,舊同學為了凝聚中一至中三的同班同學,我們組織了一個同學會,名為「擔梯會」,取其意大家是H班的同學,後「擔梯會」易名為「H club」,沿用至今。雖然「H club」的組織架構鬆散,既沒有什麼會員制度,亦沒有恆常聚會的時間表,可是憑著一份友愛,在節慶歡聚的日子,大家還是會抽空出席活動。

 

去年九月份叮噹和大熊回港一行,與「H club」的同學見面都是重要的行程。同學們也真太好了,宴請我們吃了一頓佳餚。席間叮噹能與同學們一同敘舊見面,雖然只是短暫的會面,未能一一與各位同學好好分享,可是叮噹看見各位男同學風釆依然,女同學美麗如昔,歲月竟沒有在他們身上留痕。

 
 
  

大家安坐一起,說說笑笑,彷彿回到了昔日同窗的日子。那些年誰會想過同窗之友情在多年後仍舊常存不變呢?誰又會想過多年後聚在一起,分享的歡樂事情竟不是個人或事業上的成就,而是美滿家庭的快樂。很多已婚同學的子女早已長大成人,好些還踏足社會,貢獻社群。大家忙著透過手提電話來交換分享子女的照片,相信不久的將來,同學們再見面相敘,準會是子女們的嫁娶喜宴了。

 
 
 
 
  
   
美味的食物
 

有人說幼年時代建立的友誼最純真,就是長大以後,還是令人回味無窮。叮噹在此多謝各位何記(註三)「H club」的同學多年以來對她不離不棄,送給她人間最美的友情。此外,叮噹特別感謝各位老師和同學曾在學業上給予她很大的幫助,這些恩情,她將永留心中。還有同學們宴請叮噹和大熊吃了一頓美味佳餚,這一份濃情密意也叫人感動不已。大家工作愉快、身體健康、生活美滿、家庭幸福!

註一:

叮噹因著服務於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校,才開始認識不同的學習障礙症,嚇然發現自己原來患有「數學障礙(Mathematics disorder)」,以下是一些關於數學障礙症的資料。


美國精神醫學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00)在精神科疾患診斷及統計手冊(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IV-Text Revision, DSM-IV-TR)中指出「數學障礙(Mathematics disorder)」有三個診斷標準,分別是:

(一)標準 A
指出數學障礙的基本特徵是數學能力(例如數學計算或推理能力)低於個人的生理年齡、智力與相應的教育程度。
(二)標準 B
數學學業成就缺陷顯著影響學習成就與日常生活所需要數學技能的活動。
(三)標準 C
如果有感官上的缺陷,在數學能力上的困難會超越感官缺陷所造成的損害。

心理科學教授 David C. Geary2000)將「數學障礙」作了以下的分類:
(一)語義記憶:算術檢索困難。
(二)程序性記憶:難以理解和運用數學步驟。
(三)視覺空間記憶:難以理解空間象徵的數字訊息

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4)在國際疾病類第十版(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10, ICD-10)中指出另一種特定的算術技巧障礙(Specific disorder of arithmetical skills)並不能以一般智能低下或學校教育不足就可以完全解釋過來。這種障礙與基本計算技能有關,但和抽象的數學能力(代數、三角、幾何、微積分)並不相關。

Wadlington &Wadlington2008)發表的文獻中更指出嚴重的數學問題被稱為「計算障礙(Dyscalculia)」,一致認為「計算障礙」更是一種神經功能障礙。

綜合上述定義,數學障礙並非因智能低下、感官缺陷、教育上的不足或文化不利而造成影響。它是一種先天性的障礙,故此教師在教導數學障礙的學生時,必須針對學生的個別特質和需要而施以不同的教學方法。


註二:


香港中學入學考試,又被稱為小學會考或升中試,考試共設有三個科目,分別為中文、英文和算術。英文小學考生可以應考特選英文卷一及卷二,以代替中文及英文科。考試於五月第一個星期內舉行,每科設一卷,考試時間為45分鐘,一天考畢。

各科分數評審後總和,用來定出學生等次,決定學生獲分配的學校。各科成績分為九等,一等最優,九等最劣,六等以上及格。學位分配結果於七月中公佈,考生成績等次X1-3級可獲派五年中學學位,Y1-3級可獲派三年中學學位,其它成績就沒有學額分配。

註三:

「何記」是學生們對何文田官立中學的暱稱。



香港的義務教育發展小資料:

香港教育在英國殖民地時期,在七十年代以前一直採取精英制度。1967年發生暴動後,隨著社會的壓力,港督戴麟趾爵士(Sir David Clive Crosbie Trench)於1971年推行「六年免費教育」,即6-12歲之學齡兒童必須接受義務基本小學教育。

其後港督麥理浩男爵(Crawford Murray MacLehose, Baron MacLehose of Beoch)於1978年實施「九年免費教育」,將義務教育的範圍擴展到初中。同一時間,作為篩選升中生的「香港小學會考(俗稱升中試)」被廢除,改用中學學位分配辦法(學能測驗)來釐定學生的學習水平。隨著初中實施義務教育,香港很多私立中學申請轉型為政府資助的津貼學校,以提供足夠的中學學額予學生升讀。

1990年代曾有聲音要求將義務教育擴展至高中,但隨著經濟衰退及一連串的教育改革,再聽不到此等訴求。雖然如此,大部份香港初中生均會接受高中教育,而大部份學費則由政府補貼,名義上與推行高中義務教育的分別不大。不過落實推修九年免費教育三十年後,港府終在2008年正式推行十二年免費教育,六年小學,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唯最後三年不是強制教育,學生仍有權選擇是否升學。

為配合「三三四」學制(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四年大學)的推行,新課程把部份過時的科目剔除,以中國語文、英國語文、數學科和通識教育科為必修科目,並於2009年推行校本評核作為學生在會考成績的其中一個評分準則。同年政府宣佈由小學一年級開始,在小學分階段實施小班教學,以改善班內的師生的比例。

此外,2012年「香港中學會考」與「香港高級程度會考」正式被「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所取代,成為唯一的公開考試。統一收生程序的大學聯合招生辦法(JUPAS)仍予以保留並繼續使用。



何文田官立中學小資料:

何文田官立中學(Homantin Government Secondary School)位於九龍何文田區,是香港第二間以母語為授課語言的官立學校。金文泰官立中學為首間官辦中文學校。

創校於一九五九年的何文田官立中學,原稱巴富街官立中學。創校初期,學校校舍是軍營式建築物,座落喇沙中學舊校址,即現址巴富街八號,故被稱為巴富街官立中學,首年招生一百三十二人,全部為男生。

一九六一年政府決定重建校舍,其間學校曾數度遷移,首先借用九龍牛津道賽馬會實用中學上課,翌年遷往九龍工業學校,第三年初中部遷往福華街官立實用中學,高中部仍借用九龍工業中學。 一九六四年四月三日新校舍落成,五月四日全體師生返回新建成的校舍上課,同年九月開始招收女生。十一月十日由港督戴麟趾爵士(Sir David Clive Crosbie Trench)主持揭幕禮。

一九六九年, 學校易名為何文田官立中學(Homantin Government Middle School)。 一九七八年中一至中三增設特殊教育組,專為弱聽學童而設。 一九八八年九月英文校名由Middle School改為Secondary School,加設中七課程。

現時何文田官立中學校舍面積5000平方米,設有家長教師會資源室、圖書館、溫室、網球場、社工室、輔導室、學生會室、學生活動中心、英語活動室、多媒體學習室、電腦室(2間)、電腦輔導學習室、學科特別室(5間)、教學資源室、小食部丶童軍室等的設施。此外,全部教室及禮堂均備空調及資訊科技教學設施。

何文田官立中學 校歌
曾貫穀校長填詞、黃飛然先生作曲,以普通話演譯。


同學儕,世界文明日月新,
專心研讀創奇能, 人無兩度再青年,
莫把詔光付東川, 莫把詔光付東川。
凡我輩,修、齊、治、平,志宜堅,
利同群,竭力追隨古聖賢,
福社會,道德宏章振鐸聲。

同學儕,歷史進程事益新,
親仁團契見奇能,文明永垂億萬年,
應將生命許山川,應將生命許山川。
凡我輩,守道力行似鐵堅,
振雄心,服務熱忱比先賢,
耀母校,薄海齊揚歌頌聲。



待續……




               謝謝大家喜歡叮噹的小窩 

2 則留言:

  1. 保存到昔日的巴士車票非常珍貴,依稀好像不同價錢分不同顏色啊!
    欣賞你們同學間長存的友情,實在難得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kam:我搭了兩年要買票的巴士,所以保存的車票也不多。當時我係學生,所以只買了同一顏色的車票。其實都要多謝一些同學做攪手才可以保存大家的友情,而家回想起來,真係好難得,謝謝你!

      刪除

歡迎光臨花旗小窩,謝謝你的留言賜教,
欲想以電郵收到留言回覆,請按「通知我」!

請尊重知識版權,嚴禁盜用。如欲引用小窩的文章和照片,務請列明出處,多謝合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