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9日 星期四

司法制度下的矛盾和爭議

司法制度是花旗人尊重的法治精神,憲法更是實現法治精神的重要文件。

近日花旗高等法院以五票對四票的微弱優勢通過了同性婚姻合法化,聯邦法律《婚姻保護法案(The Defense of Marriage Act)》違憲的裁決,惹人注目和爭議的不單是同性婚姻合法對國家帶來的影響,就是代表多數派的高院大法官和持反對意見的高院大法官所撰寫的意見書也在國內成為討論的熱點。

花旗高等法院的九位大法官
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

持反對意見的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撰寫了二十九頁反對意見書來表達自己對裁決的看法。他在意見書的序言寫道 –  

「大多數法官的決定是一個意志行為,不是法律裁判。法院宣告的權利既沒有憲法基礎也沒有法律的先例可尋。很多法官並不謙遜,也不審慎處理司法程序,只公開依據他們『新的洞見』來改變『不平等本質』的慾望來重塑社會。因此,高等法院廢除了超過半數州郡的婚姻法制,命令改變一個千萬年來,從撒哈拉沙漠的布希曼人、中國漢人、迦太基人到阿茲特克人建構而成的人類基礎的社會制度。我們到底認為自己是誰呢?……

從大法官羅伯茨的觀點來看,人們試圖以自己的看法來改變數千年來,世界普遍認同遵守的「一男一女婚姻制度」是一種妄自尊大的行為。 羅伯茨認為聯邦高等法院只是一個司法審理機關,完全沒有資格代表全體人民的意見,更不應該根據自己的喜惡,僭越屬於立法機關制定法律的權力來擅自指定法律,這種做法是破壞了聯邦與各個州郡之間的關係。就是要推行同性婚姻合法化,也應該由立法機關決定,而不是由高等法院的幾個大法官來「創造法律」。

大法官羅伯茨在意見書的結語更清楚表達了他對聯邦法律《婚姻保護法案》與憲法之間的立場,他寫道 – 


「如果你是眾多花旗國民中贊同同性婚姻的一員,不管你是什麼的性取向,均可為今天的裁決而慶祝。慶祝一個值得追求的目標已經達成,慶祝一個能對伴侶表達承諾的機會,慶祝一個能享受新福利的時刻,可是請不要為此而慶祝憲法,因為這些裁決與憲法無關。

有趣的是,作為一位著名的保守主義大法官,不少人分析羅伯茨的立場,主要是由其意識形態來作決定,可是這不過是一種偏見。就同性婚姻判決前一天,羅伯茨還是第二次充當了保守黨陣營的「叛徒」,支持了民主黨總統奧巴馬的醫改法案,因而大受國民的批評。

事實上,不管是支持醫改法案,還是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判決,羅伯茨的觀點是一以貫之,體現了『司法最低限度主義 』的觀點。所謂『司法最低限度主義 』,就是盡量做出『窄』和『淺』的判決。『窄』是指以事論事,不隨意將普遍情況加諸其上;『淺』則指設法避免提出一些基礎性原則,務使意見不一的人可以達成共識。

可惜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判決卻是典型「寬和深」的判決,因為同性婚姻雖然有很多人支持,但同樣也有很多人反對。總而言之,多位反對派的大法官完全不認同多數派大法官所堅持的那些原則,不過在少數服從多數的裁決下,反對派的大法官們體現了對司法制度的克制。

羅伯茨認為高等法院的大法官不是從選舉產生,無問責可言。他還認為『司法權威合法性的基礎』在於要把它限制在行使司法判斷上,而非充當立法者的角色。顯而易見,羅伯茨是反對以『司法代替立法』。


多數派大法官安東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

另一邊廂多數派大法官安東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也執筆撰寫了一份意見書,除了引用孔子作為噱頭,叫人貽笑大方之外,真正受到關注的內容不多。

大法官肯尼迪除了闡述傳統婚姻觀念需要「與時俱進」以外,只用了幾個被形容為「緊急狀態」的案例來說明同性婚姻的問題不必再等待立法機關的討論和決定,因為立法或是全民公投均是富爭議性和漫長的過程。

肯尼迪的意見是繼續禁止同性婚姻,只會讓那些同性戀者受到傷害,作為同性配偶的權利不被承認,無法擁有正常收養孩子的權益,同性戀者為了愛情,不得不在州際之間往來等等都是同性婚姻不被承認所帶來的煎熬。

除去了大法官肯尼迪引用幾個讓人感慨的例子,同性婚姻合法化在花旗之所以呈現「急行軍」的趨勢,皆因推動者意識到婚姻權利非常重要,它綁定了很多其他民事權益,人們一旦開始認可同性婚姻,平權才得以展開。他又寫道

「在政府法令下《婚姻保護法案》令同性配偶的生活加重了負擔。覆蓋面極廣的《婚姻保護法案》觸碰了婚姻和家庭的生活,它阻止了同性配偶獲得政府醫療的福利……剝奪了他們獲得個人破產法,關於撫養家庭的保護……迫使他們以覆雜的程序聯合申報州稅和聯邦稅,甚至嚴禁他們一起被埋入退伍老兵公墓……

《婚姻保護法案》剝奪了已婚同性配偶的權利和義務。這些權利和義務是婚姻生活的重要組成部份。假如《婚姻保護法案》並不存在,這些權利和義務在任何一個社會中均受到尊重及認同。

肯尼迪還代表多數派大法官的立場,他在意見書中寫道

「同性戀者已經等待不及那些頑固保守的州郡來通過承認同性婚姻的法律,為了保障那些正在面對煎熬的同性戀者的權益,行動更是刻不容緩,因此五位大法官決定做這一個『立法 』的行動,說明民主的立法過程就是社會改變的恰當途徑。

是次判決讓所有在同性婚姻合法州郡結合的同性婚姻人士皆享有聯邦政府承認其婚姻的有效性,婦人艾迪‧溫莎(Edith Windsor案例的判決將迫使未允許同性婚姻合法的州郡必須承認同性婚姻的法律權利。」

圖中國旗的白色星星為通過同性婚姻合法的州郡

如此看來,多數自由派大法官肯尼迪的『司法代替立法』,豈不是違反了保守派首席大法官羅伯茨主張的『司法最低限度主義』?

誠然多數派大法官雖然承認司法不能隨意代替立法,可是他們同樣贊同『司法能動主義』,即法律沒有言明的事項,他們可以通過解釋憲法來作出判決,這種所謂『司法能動性』就是要保護少數人的基本權利,最為人熟悉的例子就是一九五零年代,花旗高等法院九名大法官一致判決公立學校中對不同種族學生採取「平等但隔離」的措施違反憲法的案件,從此揭開了高等法院判決確認各項政策違憲的序幕。

話雖高等法院以『司法能動性』來作出明確判決,可是判決結果仍然遭受南部各州郡的強烈抵制,抵制的理由包括「立法權」和「州權」的問題,分別是(一)高等法院是司法審理機關,它不是立法機關(二)高等法院的大法官不是人民選舉產生,因此沒有立法權力(三)南部各項種族隔離政策是各州立法機關合法通過的法律,體現了各州的意志,聯邦政府沒有權力來干預各個州郡的立法決定。

縱使南部各個州郡反對聲音強烈,高等法院依然堅持推動這些措施,甚至發生了聯邦軍隊進入阿肯色州小石城護送黑人學童上學的事件。這一件「輝煌的歷史」便成為『司法能動主義』的最佳明證了。當然,這一種做法也具有爭議性,就像大法官羅伯茨所提到,『司法能動主義』也會對國家造成損害,不一定是好的決定。

在「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情況下,大法官羅伯茨與大法官肯尼迪的觀點,哪一種更乎合司法的精神?『司法代替立法』還是『司法最低限度主義』更適用於裁決同性婚姻違憲的訴訟呢?是法規令人們生活得到保障,還是法律以下不外乎人情?對於爭取同性婚姻合法化運動已經如火如荼的花旗,這都是見仁見智的決定。基於人性的輭弱和無法持平的特質,相信沒有人能真正洞悉真偽,可以為案件作出英明果斷的裁決。

也許同性婚姻是個人的選擇,可是此等思想和行為除了危害人格的正常發展,還影響了社會的健康成長。如今同性戀者不單沒有好好正視自己的思想和行為問題,還組織起來強行爭取世人的同情和接納,要求給予合法權益與異性夫婦一樣。倘有人持反對論點就被指作歧視行為,視作不公平對待同性戀者。

試問這一種不斷以歪理來打動人心,不斷以弱勢社群的姿態來爭取平等對待的行為,就是今天高等法院作出了重要的裁決,它不過是一種掩人耳目的勝利。可知道在黑暗裡,那能光明磊落呢?!

俗語有云「病向淺中醫」,這一個百病叢生的花旗病人,還有什麼靈丹妙藥可以令她藥到病除呢?也許答案只得一個,就是國民重回上帝的恩典裡,人心才能得到醫治。

願上帝祝福花旗國      God Bless America!


後記:本篇文章的內容大部份參考和節錄於網上資料,經叮噹整理後,綜合她的意見,才與大家分享,文章篇幅冗長,謝謝你的細心閱讀!



  http://dingdongcat.blogspot.com/  謝謝大家喜歡叮噹的小窩

2 則留言:

  1. 叮噹貓,天主教會是反對同性戀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Andrew:同樣,基督教也反對同性戀。

      刪除

歡迎光臨花旗小窩,謝謝你的留言賜教,
欲想以電郵收到留言回覆,請按「通知我」!

請尊重知識版權,嚴禁盜用。如欲引用小窩的文章和照片,務請列明出處,多謝合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